失算又失手的【(藝伎)回憶錄】

好看但不知道好不好吃的和果子

 

  電影【藝伎回憶錄】呈現出對東方女性的意淫,卻又沒有進入女體。也許是為免惹怒東方市場的在肉體保持距離,卻擴大成整個對藝伎及其文化的有觸感但沒有觸知。台灣觀眾可以用玩芭比娃娃的心情來想像,本季新推出的玩具城堡是二戰背景下的日本祇園,芭比變身日本傳奇藝伎勤換華服。華服再美麗鮮趣,肯尼決定芭比命運的公式不變,如同芭比不會走入東方人現實生活,藝伎下檔後也會留在自己的世界。勞勃馬歇固然沒有宣揚日本藝伎文化的使命,但是當章子怡飾演的小百合,學成登台壓軸表演藝伎成名秀時,超現實的音樂舞蹈不說,小百合竟是以「下腰」絕技博得官貴讚賞時,電影不時暴露出的西方男性觀點顯得膚淺。不過前提強調,若是單純當娛樂片看美麗看三大華人女星演技,仍舊值回票價。

 

 【藝伎回憶錄】從海報預告到宣傳素材,都以畫面美輪美奐令人折服,場景服裝都出色,甚至有現代技法、日體西用的突破,片廠層層把關的好萊塢系統,這回暴露出不是對題材的無法掌握,就是對算是新導演的勞勃馬歇的無從掌握。電影呈現出故事文本與電影文本的脫鉤,場景與劇情的脫鉤,以及商業公式的脫鉤。

 

 首先談故事文本與電影文本的脫鉤。電影本身其實精妙地點出三個重點:「藝伎是藝術家不是妓女」、「藝伎要帶領觀眾進入美與神祕的境界」、「這不是女王的回憶錄,這是藝伎的回憶錄」。這三個原則正是以藝伎世界為電影背景的精髓,甚至是影片藝術可臻的境界,但這都淪為股市分析張國志的名言「你知道但是你不聽」。片中三大傳奇藝伎:初桃養男人、豆葉丹那變心、小百合私愛會長,身價來自「丹那」與「水楊」的她們,沒有壓箱絕活的所謂「藝術家」,在「美得神祕」的鏡頭前為男人打架掉眼淚,影片結局仍嬌豔的小百合,卻用晚年的悲重嗓音主述。電影美術服裝及製作設計盡是美不勝收,但劇情的通俗拖垮了觀眾仰望藝伎的高台,結果只是「很會唱歌跳舞」卻得不到愛的女人們,構成的回憶錄。

 

 最後就是商業公式的脫鉤。其實在原著暢銷,故事富含戲劇性的基礎下,日本藝伎文化和東方女體絕對是當前渴望異國風情的好萊塢有利可圖的方向。文化意境如前所述已不再提,可惜是在東方女體的意淫上也沒掌握到。小百合的藍眼,讓姆媽說「身體太多水」,給了傳奇性及可開發的起點,場景有跟到符號,但劇情漏掉。不曉得是西方觀點的碰不得或沒興趣,片中醫生重金買下小百合的「水楊」,僅是開了神壇,好像男爵扒了衣服,令人垂涎身體只在畫外,若要避諱,根本不該有章子怡紅衣赴宴。藝伎肉體就像和果子,外型可口但不曉得滋味。另外,唯一西方角色是發戰爭財的美國上校,讓藍眼符合精神分析的必要性,但他竟企圖染指小百合(結果仍沒進入女體),很可能是一招對國內商業市場的失算。

 

此外考量市場用三大華人女星詮釋藝伎,沒有日本文化洗禮的她們,爭奇鬥豔熱鬧有餘,杯觥交錯間,言談機鋒畢露,章子怡鞏俐楊紫瓊都展露驚人演技,英語發音也沒有嚴重問題,唱歌跳舞很少,頂多是沒安邦定國的賽金花。可以說在劇本限制下,她們成不了藝術家,做不了女王,也做不了真正的藝伎。至於會長衷情百轉、辜負妾意的原因,若非對日本男性及武士文化的誤解,就是改編文本時對現代性的失算,平白犧牲女性的命運,現今觀眾將難以被說服並進入狀況。

 

 關於華人女星演日本藝伎說英文夾雜日語,已經不是問題,很多國際合資都碰觸這種Mix,如盧貝松的電影,但【藝伎回憶錄】的問題是Un-touched。/完

 

註:(本文刊載於破報)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