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願盒》專輯樂評

 

歌手:許哲珮

發行公司:種子音樂

發行日期:2007-5-03

 

 

 許哲珮首張專輯《汽球》,無論形象包裝或音樂類型均與時下商業K歌大異,從<汽球><爽約>到<白色婚禮>,鮮明的唱腔與形象,冰冷通透易感,想到《討好》專輯的許茹芸。很令人意外,音樂精靈第二張專輯竟等了六年。

 

 《許願盒》作為全新個人專輯,許哲珮身兼全詞曲創作製作主唱,以全方位唱作人姿態,六年磨一劍,從音樂到包裝毫不馬虎,那種要把六年時光全部「freeze」起來啊的重量,對商業市場來說,不一定討好,反而是個華麗的冒險。

 

 新專輯《許願盒》處處是童話場景,編曲也如音樂盒般,豐富機巧,全輯滿是慣用韻腳(一ㄥ韻)及弱化的舌面音(起、氣、戲、覺、雪),許哲珮此次在唱腔上的用心和風格化,如塔裡的長髮公主,唱著夢幻的歌,收去刺耳與冷冽。

 

 不過,就像人魚公主必須撕裂下肢並用聲音交換雙腳,《許願盒》也應和「眼淚是鑽石」這種成人觀點,甜蜜卻遺世。幸福又不安。當首波主打<瘋子>時,夢想氣泡就凍結了。<瘋子>自轉而耽溺的圓舞曲,太過自傷,優點是接續《汽球》的精靈形象,缺點是疏離主流大眾,視為另類冷餐。

 

 《許願盒》專輯多處過於滿溢,使樂園變成迷宮,像轉過頭的波麗路。包括開場<intro夢遊>,輯中多首interlude都不見必要。出場曲嘉年華式的<永遠在一起>十分歡樂,期待瞬間升溫,緊接同電影名稱慢歌<Finding Neverland>守護夢想的執著令人鼻酸,時下純真和夢想是如此容易放棄堅持,因此期待生命的Peter Pan,比喻深動人心;但自<皇宮前的手風琴>後很快開始疲乏,連續多首都是美則美矣,欠缺新意,亟待拉回頹勢,interlude又擾人興致。但後段兩首<水晶球>和<芭蕾舞者>很令人情緒跳躍,音樂精靈才再活躍起來。

 

 《許願盒》跟年初木村Kaela發行的《憂傷塗鴉》十分適合放在一起比較。《憂傷塗鴉》也是童話概念企劃,但全輯以英式及民謠搖滾曲風,青春明快,主題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彷彿專輯是通往花樣少女樂園的窗口。《許願盒》較以《憂傷塗鴉》,少了真實也少了力量,音樂少了點「當下」的鮮度。

 

 沒有成功的市場定位,許哲珮仍在商業和另類間搖擺,如何從許茹芸、陳綺貞、范曉萱的前荊中突圍。相較為人作嫁歌曲如<沈迷><失去>,那股深沈的痛與冷,是許哲珮創作情歌的大路,但若此也不是現在的《許願盒》。即使作為自我實現的個人概念專輯,只能說風格精緻,長達45分鐘的花式滑冰表演,有技術得分,但情感有欠相通。博物館或部落格沒有主題,或本身沒有人氣,藏諸名山的古墓終究只是古墓。

 

 <瘋子>甚至<德國下雪了>之後,這只《許願盒》像來自神鬼奇航電影,看著滿溢的珠寶金幣,卻不會動心,因為它給你直覺那是「別人」的東西。「灰色的童話」就像私房的異國美食,好比一匙匙的魚子醬,可以風雅,不是買不起,只怕是有行無市。

 

(本文刊載於「台北之音」電台官方網站-hitoradio.com)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