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own 5.jpg 

影片:【竊盜城】(The Town)

導演: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

演員: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

   傑瑞米雷納Jeremy Renner

      喬漢姆Jon Hamm 

上映日期:101

 

 【竊盜城】是我最近看過好看的電影,幾乎是最近最好看的犯罪類型電影,動作戲俐落明快,文戲角色都刻劃到位,整體完成度高,並能經營出一種獨特氣氛。不能武斷說是班艾佛列克的作者風格,但多少是他投射出來的心理現實。

 

 【竊盜城】的故事網友大可上網google。就一部以搶劫銀行為賣點的商業電影,導演班艾佛列克憑業內幕後精英團隊,執行及完成度都高,從開場搶銀行一段無聲監視畫面的置入,或者在停車場長達十數分鐘的反覆槍戰,班艾佛列克動作戲流暢到位,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安步當車地完成,不是【劍魚】【JCVD】,不賣弄亦不浮誇。能演而優則導地執行2小時片長的電影,令我對他刮目相看。

 

【竊盜城】巧妙在故事及人物刻劃,讓我不禁覺得班艾佛列克有點那個。

 

 【竊盜城】片頭說故事發生的查爾斯頓鎮,是全世界銀行搶案發生最高的城鎮。不過,班艾佛列克執導的鏡頭不在訴求社經結構分析的寫實主義,不是【熱天午後】(Dog Day Afternoon),而是「(妖)異化」片中場景,「這個鎮就是有那麼點不一樣。」

 

 片頭又說,竊盜這門生意是父子相承。不過本片可不是史恩康納萊【家族企業】(Family Business),這句話其實大有學問。【竊盜城】若用精神分析切入,則是從弒父戀母到弒母,以確認陽性完成;片中充斥著閹割焦慮的緊張。犯罪電影理所當然,男性角色如陽剛競賽,但【竊盜城】妙在眾生都不算很陽剛,其實根本是個型男俱樂部。

 

 片中反覆強化閹割焦慮。對白中充斥著獄中雞姦、閹割、轟掉陽具的言語恐嚇;聯邦調查局佛萊利探員(喬漢姆飾演),一場在審問室審訊道格時,鏡頭以獨白戲加特寫,只見佛萊利探員扭曲著頭頸,恐嚇進入監獄後的晚上會如何反覆被雞姦,那措辭與聲調足令男性深深感受到監獄裡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有多可怕。然後道格是回應以享用滿意的一抹微笑,掉頭就走。

  

 the town 3.jpg

 

    片中不僅佛萊利探員,道格同夥傑姆(【危機倒數】提名奧斯卡影帝的傑瑞米雷納飾演),服刑九年後出獄的他,儘管脾氣火爆行徑危險,也揚言絕不再回去;道格的父親在獄中麻煩不斷以至於刑期一延再延,也是正色宣告「絕不讓男人碰」,電影就一再反覆地張揚這種對去勢,對男性陽剛氣質損傷的恐懼。或者,他們都是受傷的男人,佛萊利也是,他是境外人。

 

對閹割焦慮的言語暴力威脅未歇,又流露出對陰性力量的害怕,其實是又戀慕又害怕。道格的好友傑姆,宛如青梅竹馬地想留道格在家鄉,甚至四個搶匪同夥從造型到共事,都呈現出性成熟前的男性情誼。佛萊利探員審訊道格時俯角面部特寫獨白,好像視道格如禁臠般用言語挑逗又威嚇著。他們唯恐陽剛不全,但又偷偷戀慕陰柔。

 

最狠的兄弟不近女色,最狠的老大賣花。平常時酷帥,作案時變裝。

  

 the town 4.jpg

  

 犯罪類型電影在寫實和形式間的分寸拿捏與呈現都是門學問。如前所述,【竊盜城】在業內頂尖幕後團隊協助,技術水準無庸置疑,【竊盜城】特別的是導演班艾佛列克投射的心理現實。看【竊盜城】無法不注意:男性角色的造型。

 

【竊盜城】片中男性角色的造型都很有型,導演是形式主義及精神上的刻劃這群出現在查爾斯頓鎮的男性。來自外地的「雅痞」神探喬漢姆,外型帥氣和西裝畢挺;當地搶匪也分庭抗禮,穿著街頭運動風的銀行搶匪。此外,當道格去監獄探視父親時,這個神祕的父親身上囚服竟是豔紅逼人,不是數位調色的美學,而是潔癖到沒有體液般,一種精神狀態的美學。

 

查爾斯頓彷彿是個男人鎮,男人也都充滿了精神上的性格與美感,四個銀行搶匪儘管性格體型不同,蓄起鬍髭都性格齊整宛如貝克漢,彷彿【竊盜城】是個充滿青壯型男的男人城。 

 

 the town 1.jpg

 

 改編暢銷小說的【竊盜城】,充滿著這種戀母又弒母,去國又懷鄉的心理掙扎。女性不是不重要,只是想到碰到,都是麻煩的緣由。

 

一段主角說六歲的自己僅穿著內褲在門邊等母親回來。結果他日後要做飯,身兼母職之類的。若用拉岡的精神分析,電影裡的男主角表面上弒父戀母,結果是反覆證實並強化父性,母親被毒品控制(如同後來的克莉絲),結果劇中小班對前女友克莉絲(布萊克蕾佛莉)的拒斥,就完成了弒母,而確認了父權的穩固。

 

 甚至一場道格(班艾佛列克飾演),和被劫銀行女經理克萊兒(雷貝卡霍爾飾演)做愛的戲,高潮時的鏡頭是插入倒敘,遭劫後被縛眼釋放的克萊兒終於踏到水面。完全放棄男性視角,僅有女性心理,這段戲呈現的已不是兩情相悅的性愛,而是對陰性的奉獻與服務,保護應居於被保護位置的女性,並確認陰性的弱勢。

 

 克萊兒就是典型犯罪類型電影中的聖女;另一個女性角色,即單親媽媽克莉絲則是另一個極端,浪女;克萊兒來自外地,而克莉絲則是本地;陰性的變動與背叛,如同母親的出走,構成角色慾望的永久匱乏,於是當最後克萊兒沒有出走而留下,道格出走截斷了父子相承的宿命,為【竊盜城】的未來留下滿足與希望。

 

 如是觀之,【竊盜城】看似沿襲服務好萊塢片廠商業電影一貫的逃避功能,穩定固有父權價值;卻又暗渡陰柔。【竊盜城】讓人聯想朱爾斯達辛的黑色電影,有種特別的氣味。

 

 the town 2.jpg

 

 

    父子相承像一種輪迴的宿命,唯有「逃脫」才有生機。【竊盜城】最後不僅可說是查爾斯頓鎮之子的出逃,如果這是導演班艾佛列克的家鄉,則也可說是對過去的釋懷與解放。【竊盜城】作為犯罪類型電影,不務暴力生猛,它訴求的是精神的救贖,對理想的期待,與解放的期望。

 

 不是所有電影的角色,都能經受得起精神分析的檢驗;而作者的心靈層面,或多或少會透過作品暴露出來。班艾佛列克顯然流露出閹割焦慮及對陰性的崇敬與恐懼,【竊盜城】是個值得一看的男人城,就是比其他犯罪類型電影強上幾分。

 

 我想喜歡quality film的影迷不想長大的男人、喜歡型男的女孩,以及敏感的同志,都值得大推【竊盜城】。因為,我覺得【竊盜城】幾乎是個「queer film」,或者這些男人都是披著homo-phobia外衣的酷兒一族。殊途同歸地與犯罪類型電影,一起dramatic式的犧牲,或投向exile式的流亡。

 

 好吧,是的,班艾佛列克,我真的覺得【竊盜城】有點娘,但它娘得有型有精神有教養;就算片中傑瑞米雷納說的「你就是覺得自己比其他人優秀」,Fine! Will Hunting is Good, you are Pretty Good, too!【竊盜城】真的很好看。或者你發現,其實多得是犯罪電影比【竊盜城】狠;你會說,【竊盜城】場面不錯,雖然沒有很厲害,但還不錯。

 

但它可不只是如此。班艾佛列克拍出來的明顯不是那個犯罪或搶銀行,他成功地拍出他所希望角色投射而出的精神狀態;霍華霍克斯(Howard Hawks)也可以拍西部片拍得有形有款,班艾佛列克當然也能執行犯罪類型電影

 

 作者風格及心理的暴露,似乎也流露在王力宏執導的【戀愛通告】。儘管從上至下從製作到宣傳都說本片是華語版【新娘百分百】(Notting Hill), 不過看過電影就知道它不是【新娘百分百】,【戀愛通告】倒是更像華語版【熱情如火】(Some Like it Hot)。【熱情如火】劇情如下: 

 

 

 「兩名芝加哥樂手為了躲避黑幫追殺而假扮成女人,混入一個女子爵士樂團,其中一人愛上了樂團的女歌手,卻無法表明自己真正的性別;另一人則引來富豪的熱烈追求。」

 

 some like it hot.bmp

 

 樂手毫無疑問就是王力宏和陳漢典。劉亦菲全片宛如是「性成熟前」的男仔裝扮。圍繞著深受「伯牙絕琴」故事感動的杜明漢。伯牙與子期是不是「斷背」,觀點有待商榷。總之【戀愛通告】也許證明了王力宏確實會用丹田唱歌,但說到拍電影,它錯用到了基點。

 

love1.jpg

  

班艾佛列克以【竊盜城】證明了本業固守再槓上開花,才能搏人尊敬 ;【熱情如火】的男主角之一湯尼寇尼斯甫過世,有興趣的觀眾可以去找DVD,得利發行。/完

Posted by Patrick, pm185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