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故事的真相:【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少年1  

 

片名∣【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導演∣李安

出品年份∣2012

上映時間∣201211

 

 

 

 【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是金獎導演李安的最新作品,改編自2002年英國文壇最高榮譽曼布克獎,全球暢銷七百萬冊,一度曾為史上最暢銷的布克獎小說。自從90年代以珍.奧斯汀名著《理性與感性》成功進軍好萊塢後,李安每部電影都從改編作品下手,在既成的文本上開枝散葉或重新詮釋,以冷靜溫柔的眼光將故事捧起,營造出東方力矩更勝一籌的印象,世界影壇似乎如此看待李安電影。  

 

 

pi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部文學傑作。驚人的銷量,搬上大銀幕卻有難度。魔幻寫實、後現代後設,加上動物、小孩與水。搬上大銀幕明擺眼前是困難重重。

 

 原則上【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改編策略,是忠於時序地將原作逐頁改編。第一部的作家面晤與童年往事,都是明確人事時地物的劇情交代,選定表現手法就能駕馭。甚至第二部的227天海上漂流,從斑馬、救生艇、求生手冊,到飛魚、香蕉、狐獴島也都逐一照本拍攝。

 

 困難主要有兩處:第一,如何克服人與孟加拉虎在海上漂流的安靜與單調。此外,如何讓這個電影如同小說,去證明或逼近不可證明的上帝的存在。

 

 

  

少年7   

 

 

 第一個問題的解決之道,是用3D來拍攝。如此,人與動物在畫面上的共處更具壓迫感,但也更加親密;此外,海上場景也更具臨場感。這部電影畫面如詩如畫,如同【雨果的冒險】Hugo, 2011)所完成的示範,電影也成功做到在3D電影中,將實景拍攝結合視效所能完成的視覺震撼。【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視覺畫面上的講究與美感,是精緻的藝術成就,讓身為觀眾的我,期待每回Pi與老虎理查.帕克在海上的場景出現,那一幕幕視覺奇觀令我目不暇給,一刻都不感到無聊。

 

 除了視覺上的滿足之外,是什麼氣氛感染著我?我想其一是Pi的求生意志;其二就是那份不為人識的孤獨。這份孤獨是李安擅長營造的「父不在」的孤獨。Pi此時已是孤兒,並且要學習與恐懼共處。經營動物園的父親告訴孩子所有動物都危險,尤其是老虎。

 

 

 少年9

 

 

 因此,【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不是物理旅程,而是心靈的旅程。這旅程既是一個倖存的奇蹟,化為漂流故事,實為喪父的療傷之旅,也是馴服父/恐懼的成長之旅。觀眾在看著Pi如何馴服猛虎,如何命名它為理查.帕克,如何在天涯海角之遙與猛虎化敵為友,在星河月海半夢半醒之間,經歷一次次與自然與奇妙生物的際會。幾乎忘記,這是來自於成年Pi自述的航海筆記,這筆記可以是栩栩如真的紀錄,可以像片中一閃而過的作家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的《海底兩萬哩》(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

 

 片中出現凡爾納小說,應該是導演的詮釋。《海底兩萬哩》被稱做科幻冒險小說始祖,成書於1869年,作家與科學家尼莫船長長達十個月令人半信半疑卻嘆為觀止的海上冒險,部分情節嚇人程度更勝於有吃人植物的狐獴島。《海底兩萬哩》文筆生動結合了科學和藝術,詳實敘述幾乎教人信以為真,遠非當時科學所能舉證,卻滿足了人們對於海洋的瑰麗想像,以及人類對未知的恐懼與生命的渴望。

 

然而在這些嘆為觀止且逆轉奇蹟的海上漂流之後,最無法釋懷仍舊是「孤獨」。在《海底兩萬哩》結尾,至少作者有尼莫船長可以一起回答《傳道書》的疑問,但當老虎理查.帕克抵達墨西哥後,頭也不回的離別之後,Pi又是獨自一人。我想到作為心靈旅程,生命中有多少「毫不留戀的離開」或者「拙劣的告別」需要療傷?

 

 

 少年5  

 

 

 電影開始不久,父親以山羊餵食老虎。電影就在孩子閉眼中結束這場戲。小說這段沒完,緊接著是父親帶Pi和家人去看動物園裡其他動物,如獅子與花豹、鬣狗與駝鳥,在父親口中所有動物都危險,小型鳥類也危險,最危險的是大象。父親日後嚇他,總是會偷偷說:「你最好別落單,否則你就是那隻山羊。」

 

 回想電影片頭,李安用3D攝影拍攝一隻隻美麗的動物。背景是配樂家譜寫主題曲「Pi’s Lullaby」的主旋律。一般觀眾可能覺得李安捕捉動物之美,道法自然,其實這些凝視而無叮嚀講解的鏡頭,彷彿就是「父不在」的凝視。萬物凝視向我,凝視著身在戲院的我宿命的孤獨。【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父親船難驟逝的療傷旅程。父親曾說,你一定要提防老虎。眼前這隻老虎,某種程度上是僅有的父的化身。父的恐懼延伸的弒父以至戀父,構成了情緒張力。在旅程之後,Pi已能與老虎共處,進而馴服老虎。也因此當老虎踽步離開時,Pi會如此難過,也令在戲院中的我兀自感傷。

 

 

 

少年2  

 

 

 

 最後,大家都想知道的關鍵問題,如何證明上帝的存在?確實,小說和電影都提到,有個故事會讓你相信上帝的存在。不曉得觀眾相信或發現了上帝嗎?恐怕沒有那麼確定吧。

 

 原著跟電影結尾不同。原著結尾是不相信老虎故事的日本調查員的船難報告。李安則是讓作家現身回答,他喜歡老虎的故事。這裡的玄機有兩個:第一,Pi的穩定信仰是印度教,跟作家要找的上帝應該不是同一個。第二,戲劇結構上讓找故事的人,最後找到故事。 

 

 少年3  

 

 

 但是作家同意Pi的回答嗎?「喜歡或相信有老虎版本的故事」,就等於相信上帝的存在,是嗎?難道上帝是理查‧帕克?別鬧了,老虎不是上帝,也不是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裡獅王亞斯藍般的基督化身。喜歡前者,僅僅是因為有動物的故事比較精采。只能證明相信「老虎」的存在吧。 

 

 因為關鍵很簡單,「上帝是存在自身,它不能被證明存在。」無論是聖經或可蘭經或吠陀經,上帝或真主或毗濕奴都不能被證明存在,它們超越存在,是存在自身而不能被顯現。也就是說,少年與老虎在海上漂流的故事,並不足以讓人「相信上帝存在」,而且此處所指「上帝」也絕非基督教的上帝或基督。 

 

 

少年4   

 

 

 

 試想Pi是在船難中頓失親怙,孑然一身在海上漂流227天的倖存者。這是一個倖存者的漂流故事。能夠不絕望、不尋短、活下來,本身就是奇蹟。倖存者重述創傷化為故事時,往往會編織置換。

 

 如果《愛麗絲夢遊仙境》眾人皆知兔子就是作者化身。老虎理查‧帕克代表什麼?應該是死去父親的化身,一為父親,一指死亡。在海上漂流的過程中,少年Pi與死亡和恐懼搏鬥,然後他戰勝死亡和恐懼,而無畏孤獨。這也正是男子從少年邁向成熟對父親形象的轉變歷程,從此能獨立自主。

 

 從虎口餘生的少年Pi在海上漂流倖存後,顯然成了一個厲害的說書人。結合他對動植物學以及宗教研究,將他海上倖存的創傷奇遇,編織成他與孟加拉虎海上共伴冒險求生的精采故事。

 

 那麼Pi為何要回答:「所以你相信上帝的存在。」因為,作家正是為了尋找相信上帝存在的故事而來。這是倖存者Pi給作家的答案,也是說書人Pi給作家的一個玩笑。

 

 上帝不能被證明存在,尋找這樣的故事便好似尋找聖杯。所以,書裡開宗明義提到「相信上帝存在的故事」,就像希區考克擅用的「蘇格蘭高原的獅子」一樣,它僅只是一個請君入甕的玩笑。

 

 好像觀眾都熟悉的電影【浩刼重生】(Cast Away),影帝湯姆漢克用自己的血在排球上畫了一張臉,替他取名叫「威爾森」。後來主角編出木筏要逃生時,威爾森漂走了,湯姆漢克大喊對不起。威爾森代表什麼?鐵定不是信仰。因為無論理查帕克是虛構或是真實,我在寫【全面啟動】影評時,引用馬克吐溫名言「真實與虛構唯一的差異,在於虛構必須使人信服」。理查帕克若是虛構,它使我信服,因為牠在故事中栩栩如生;若理查帕克是真實,則不需信服,因為不管你信不信牠都真實存在。同理上帝的真實存在,不需要由虛構故事使人信服,因為「上帝是存在自身,它不能被證明存在。」

 

 所以,藉由故事來顯現/相信上帝,是不可能的,因為你不能由虛構去證明真實;而故事的真實性,只有說故事者知道,或者取決於聆聽者的相信。虛構僅能「確認」你的相信或者不信。我就是相信有理查帕克/聖杯/上帝。能用故事使人相信事物存在的,都是厲害的說書人。而不受說書人蛊惑的,能從故事的虎口裡餘生的,就是不當老虎一回事,故事確認了他的不信。

 

 

 

少年8  

 

 

 不過很明顯地,也就有人不相信聖杯的存在,不相信《創世紀》,甚至不相信《海底兩萬哩》。不過,相信本身就是一種宗教。「God」不一定是基督教的上帝。但因為相信,「我的弟兄,上帝與你同在」。因為我們都有了自己的信仰。

 

 【臥虎藏龍】李慕白對俞秀蓮說:「握緊拳頭,裡面什麼也沒有,張開雙手,你就有了全世界」。

 

 於我而言,【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不是一個宗教電影。拳頭裡沒有藏著上帝它被拍成電影時,具象化了物理旅程,這3D電影呈現的旅程極美極深,如詩如畫,如夢似幻;但它更是一個心靈旅程,失去了父親的少年毋須絕望,離別的愛人毋須感傷,他們總能化身成奇幻的虎獸巨鯨,或者滿天星星都是至愛的身影,在守候看顧著你。

 

 

少年6  

 

 

 故事是一個載體,包含著隱喻與訊息。一個痛失家人並在海上落難227天,船難唯一的倖存者,是什麼讓他能活下來?是生存意志、是勇氣、希望,還是老虎,還是上帝?是什麼力量使人能在絕境中不絕望、不尋短、不害怕。作家來找Pi的最初緣由就是「寫不出故事」,然後他獲得了一個精采非凡的故事,而躍然紙上。如願以償,超越絕境,你能說這不是奇蹟?

 

 在孤立無援中,與恐懼共處,爾後戰勝了恐懼與孤獨,又深感幸福。【少年Pi的奇幻漂流】有其技術上的成就;至於藝術上的成就,除了極致之美,還有從憂傷中醒轉重生,獲得希望和勇氣所帶來的感動,這感動被證明存在,而且深刻。/完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Posted by Patrick, pm185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4)

Post Comment
  • 呵呵
  • Pi:「人生到頭來就是不斷地再放下,但最難過的就是無法好好的道別!」
    這句話真催淚,在歷經苦海後達到岸邊,像極了每一段歷程中的終點,對於過去的親人的逝世、傳奇的冒險,抑或與某人相持度過的苦難。無論結果如何等到回首看從前的時候,不完美的故事總能帶給人無限的回味,那是充滿補丁的回憶。
  • 我對於老虎最後舉步維艱而鸁弱地走開,感到非常非常的難過
    我想起久病無語無力道別的親人,一定也有一刻靈魂從我身邊離開
    但我無法言語也無法挽回
    我覺得李安在影像及敘事的舖陳經營,讓我完完全全地崩潰了

    Patrick, pm185 replied in 2013/02/06 18:26

  • Bono
  • 完全鬼打牆的影評,跟瞎掰的觀點!
    外行人不要充當專家不然只會鬧笑話。跟喪父療傷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是一部文學作品的電影!裡頭的隱喻你一點也沒看出來。
    拍吃了自己的母親!!
    老虎代表自我的獸性!
    第二個故事才是真實的。你看懂了嗎?
  • 1.原來老虎告別,Pi如此傷心,是因為失去了獸性
    2.原來喜歡老虎的故事,是喜歡自己的獸性
    我沒有冒充自己是專家,我非常樂意討論文學作品和文學作品電影
    我的論點非常清楚,就像你喊得這樣大聲
    雖然不知道你心中的文學是什麼,電影是什麼
    但媽媽是不能亂吃的啊,漢尼拔博士

    Patrick, pm185 replied in 2013/04/20 16:49

  • 余 橘小魚
  • 大大的觀點跟主流的觀點比較不同,不過我是不會像上面一樣那麼偏激,畢竟每一個人的觀點都不同

    不過我的想法跟樓上的大大一樣,我覺得「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就像是美麗的糖衣包裹著殘酷的毒藥

    首先我們都沒有辦法預設版本一跟版本二哪一個才是真的,答案在自己心中

    版本一跟版本二兩者之間都有著巧妙的連結,每一個倖存者都代表的不同的動物,當然每一個動物的下場就跟倖存者一樣,我認為這是一個表象跟裏象,李安利用大量的時間、鏡頭來說動物的故事,但動物的故事卻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有違常理,而最殘酷但也真實的故事李安卻只有幾句話帶過,這是一個很強烈的對比

    Pi的爸爸曾說過,他不相信神,所以他選擇相信現實的殘酷

    而動物版本中的老虎卻沒有連結任何食人版本中的任何倖存者,但老虎跟Pi活到了最後,我覺得理查‧帕克是Pi的獸性跟黑暗面,人的心裡會在瀕臨崩潰的時候產生防衛的作用,Pi為了保護自己所以動物的版本是他想像出來的包括理查‧帕克(獸性跟黑暗面),食人版本:因為意外跟無奈所以他吃了其它的倖存者包括他的媽媽,而動物版本:Pi(道德與善良面)在他漂流的前面一段他不斷的跟理查‧帕克對峙,只有理查‧帕克(獸性跟黑暗面)吃了其他的動物(倖存者),到後來他把理查‧帕克給趕下船,但他發現還是要讓他上船,不斷的矛盾對峙到後來接受他,這強烈的衝突更讓我覺得他是他最後一點道德跟他獸性的衝突

    到最後,當Pi說出食人的真相的時候,再加上那強烈的對比,心中真的是五味雜陳,因為前面我已經相信的Pi跟老虎漂流了這麼久,你卻給我一個當頭棒喝,我到底該相信你得到了神的救贖(動物版本)還是你是在那種殘酷事情下得到了生還的機會(食人版本)

    選擇相信動物版本的,相信了神
    選擇相信食人版本的,相信的現實
  • 謝謝你的理性回覆。我還是有幾個想法
    儘管食母這個說法沸沸揚揚,它並不能使我接受
    1.食人島李安已經說了是毘溼奴,不是媽媽;白天提供飲食的島,晚上吃掉你,它就只是一個毘溼奴的隱喻,生死如朝夕循環,花裡藏著牙齒,是指Pi被消化到只剩牙齒;前提不變,這食人島也是個虛構
    在虛構的層次上可以談食人;
    在事實的層次上不行,Pi有跟日本船員說我吃人才活下來嗎?
    在這種環境下吃人活下來沒人會怪你吧?
    但吃掉自己媽媽還是不能接受
    把毘溼奴解讀為吃自己所從出而生存,這種淺白的解讀也太可憎了
    這本小說是從相信上帝/信仰為出發的
    那如果作者/導演要利用Pi吃掉媽媽來談論這個主題
    我不曉得如何自處?
    如果將故事當成形而上的存在主義而從歷劫/冒險中證諸信仰
    這本身就是一個見證奇蹟的故事,奇蹟來自於口傳
    你一定要將希臘羅馬神話故事變成怪談劇場,我也沒辦法
    總之各人有解讀電影的方式
    我在這部電影裡愉悅地步出戲院,我覺得尋找上帝是一個圈套
    太多人要上帝的真相,說出來又不願意相信
    這可以是一個禪思
    食母除了滿足一個解讀/誤讀上的快感,還能得到什麼
    吃了媽媽還能如常生活並結婚生子,理查帕克是個什麼鬼東西?
    食人可以接受,但那是這個故事的重點嗎?
    無論小說或電影,食人相對於227天的船難算得了多少
    李安刪減廚子的戲不是沒有道理
    食人是很可怕的事情,它會讓觀眾害怕
    但相對於227天一個告別父母家人過往人生的漂流旅程
    信仰還是最重要的
    吃掉媽媽只是最辛辣的人工味料,不健康也沒有必要吃它

    Patrick, pm185 replied in 2013/07/13 18:16

  • iwillforgetyou
  • 我是先看過小說之後,才看電影的。
    兩者在劇情或細節上有些許的出入,但我覺得這部電影在以小說為基底的其他部電影裡,算是拍得好的。

    到底哪一個故事是真的呢?書上和電影都沒有寫,但我選擇相信第一個。
    因為書上主角Pi最後在醫院和兩位日本記者講故事的時候有提到:大海很大,我只是走得比較慢(意思大概啦)。
    然後看兩位記者還是不相信,所以才講了廚師、水手、媽媽、我四個人一起在船上的故事,沒有動物,沒有人們不太能接受的幻覺。

    所以看到電影拍食人島時,側拍出了一個女人的身體,我有點困惑。後來看了許多影評才知道,李安用了另一個方式去詮釋這篇故事。
    他不明顯的告訴我們,哪一個才是真的,而是用了很多意象,以一個簡單的步調帶領觀眾進入Pi的世界。
    或許人們不能接受,漂浮在海上的島、遇到另一個漂流中的盲人(電影中沒有提到,Pi曾經瞎了一段時間)......
    而其他影評人說的「食母」,是因為他們選擇相信第二個故事,也沒甚麼對錯之分。
    影評本來就是主觀的,每個人的想法不同,自然看法不同。
    我不喜歡像上國文課一樣過度剖析古人的文言文字句到底隱藏著甚麼含意。
    如果第一個故事是假的,那麼我佩服作者的想像力和辛苦,要查詢這麼多海上求生和動物的相關資料。
    如果第一個故事是真的,那麼我讚佩這世界的未知和浩瀚。

    但無論是書或者是電影,無疑都是個好故事,不是嗎?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