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us1  

【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

導演:阪本順治 

演員:吉永小百合、宮崎葵、森山未來、滿島光、松田龍平、小池榮子

上映日期:4月12日

 

 【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是繼【告白】叫好叫座後,第二度將湊佳苗原著小說搬上大銀幕。湊佳苗筆鋒依舊冷冽,兩部電影卻散發截然不同的氣味。電影是時代的紀錄,也是苦悶人心的避風港。從【告白】到【往復書簡】,兩部電影也揭示了當下日本時空環境已不盡相同。

 

 

 兩年前日本發生311大地震,更迫切而具體的生存危機,汙染的環境、破碎的鄉土和挫敗的心靈,加劇了人的孤獨感,於是輿論不再粉飾太平或譁眾取寵,反映在電影製作上亦復如是,這兩年日本主流電影大多收起了誇張的表現手法,不再添脂抺粉、感覺矯情,而朝向低調、深刻或更實驗的藝術方向去探索人性,牽繫親人伴侶或朋友的關係,關心共同的命運。 

 

 

 【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是東映片廠慶祝六十週年的紀念作,改編湊佳苗同名暢銷小說,集合吉永小百合、宮崎葵、森山未來、滿島光等一線卡司,描述二十年前一場溺水意外而分離的老師與六名學生,因緣際會在多年後重逢,彼此終於坦露心中揮之不去的創傷,也還原意外發生當時的真相。本片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十二項大獎提名,日本獨立電影健將阪本順治以寫實美學去講述故事,提取人性,交出一部具有深刻生命力量而不譁眾取寵的年度佳作。

 

 

 相較於小說《告白》,《往復書簡》全書採用「書信體」的體例。書信體的奧妙在於將人物從「故事」的邏輯中解放出來。讓人物做自己故事的主人。如同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竹藪中》,書信體可視為《告白》獨白體的拉長變形。以人物獨白、旁白或以不同視角插入故事的手法,近年在日本電影裡屢見不鮮如【第八日的蟬】。或者像【告白】般萬花筒式的碎片結構,也出現在【聽說桐島退社了】,在在展現日本電影創作者企圖突破現狀,破除傳統結構的野心和生命力。

 

 

 湊佳苗確實擅長獨白體寫作,犀利文字結合人物突出的性格和具衝擊性的發言,戲劇效果十足,也吸引當代讀者目光。【告白】裡的人物各個宛如幽靈,面無血色,以衝擊性的言語和行動,進行復仇;【往復書簡】電影裡的人物也是各個角色出於私愛,不同的是他們身在冰天雪地但內心溫熱,造化弄人還是釀成悲劇。

 

 

 改編成電影的【往復書簡】,從主角姓名、故事背景、敘事結構到主題旨趣,全做了大篇幅的修改。只保留了女教師與六名小學生經歷溺斃意外,並在二十年後重逢的故事骨架。「女教師為何選擇救學生而不救丈夫呢?」也許考量當前的時空環境,不同於【告白】,他們不要鬥智鬥狠。罪與罰的核心依舊健在,卻不要判決,人物反肱自省低頭做人,面對悲劇是共同的命運,靜靜期盼贖罪的可能。 

 

 

 改編電影的日文片名直譯為中文意思是「北方的金絲雀」。全片都在北海道取景,在全日本境內最北邊的禮文島進行拍攝。片名裡的「金絲雀」出自俄羅斯童謠,由日本詩人西条八十填詞,忘記歌唱的金絲雀,人生就無用了嗎?

 

 

 西条八十曾解釋說,詩裡的金絲雀一度是描寫自己迫於生活而放棄寫作去從商的寫照。導演及編劇加入了兒童合唱的劇情,並獲得日本金像獎最佳音樂。片中六名學生二十年前因為老師組成合唱表演而聚首,卻因為師丈溺斃悲劇意外發生,拆散了師生,人人內心裡都認為自己有罪。帶著悲痛與創傷,無人傾訴,隱瞞了事情的真相,祕密如影隨形跟住破碎的人生。

 

 

 演員森山未來飾演的鈴木信人,是片中年紀最小天份最高,身世淒涼,成年後命運也最悲慘的人物。電影裡除了信人,其他的角色包括女教師,都迫於生活的無奈而必須捨棄所愛,甚至忘記了歌唱。吉永小百合飾演的川島老師對學生說,二十年前交代的作業就是要大家體會金絲雀的心情,金絲雀的心情是什麼呢?看完電影一定有很深的體會。

 

 

 雖然氣味不同,湊佳苗故事裡的老師依舊能力強大如大日如來,體內熊熊燃燒復仇之火。吉永小百合飾演的川島老師當然也好幾把火。她是不幸的妻子,有著不倫的戀情,離鄉背景過著獨身生活。直到一個求救的訊號,喚起了老師的本能。

 

 

 總之,生存是很不容易的事,「我還活著」就像「合格」「必勝」一樣,激勵著人心。電影【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是一部「生的作業」。這部電影雖然也是不到最後一刻無法還原真相,但其實是部敘事節奏穩健、故事飽滿,探討罪與罰的電影。無力扭轉命運或因命運受苦的人們,承受著祕密創傷而堅強的活著,觀眾看著劇中人而學得去愛去堅強地活。

 

 

 如同因【鐵道員】的成功,東映將五十週年紀念作的導筒交給降旗康男。因為 【大鹿村騷動記】 東映將六十週年紀念作品交給拍獨立製片出身的導演阪本順治。改編湊佳苗暢銷小說。由吉永小百合領銜主演。組合【北之零年】的腳本家那須真知子,以【鐵道員】被譽為拍攝雪景全日本第一的攝影木村大作,加上當紅一代的男女演員,包括宮崎葵、滿島光、森山未來、松田龍平、小池榮子,打造黃金陣容。作為東映片廠60週年作品,確實有重逢聚義共襄盛舉的紀念意義。

 

 

 雖說幕前幕後陣容空前,然而【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是以敘事為主的劇情電影,沒有花俏的運鏡或剪接,看似一齣通俗悲劇,其實敘事穩健、演員突出、情感真摰動人,全片都在接近零下十度的北海道完成,因為生之所欲刻苦,使得鏡頭下人跡罕至的北國美景格外壯絕。

 

 

 悲劇故事提供讀者或觀眾救贖與淨化,清洗心靈。面對苦厄命運,放下天問,撫慰當下挫敗而疏離的人心。無論電影還是小說,【往復書簡】以書信串起「重逢」的可能,它們訴說著人間有情有絆,莫灰心喪志,【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就是如此一部誠懇溫暖、不賣弄花招的敘事電影。值得推薦給所有喜愛電影的人。/完

 

 

「金絲雀」

作詞☉西条八十

 

 忘了歌的金絲雀 丟到後山去吧 不 不 這樣不行
 忘了歌的金絲雀 埋到後門的小樹叢裡吧 不 不 這樣不行
 忘了歌的金絲雀 拿柳條鞭子來鞭打吧 不 不 那樣太可憐了

 忘了歌的金絲雀 乘著象牙的船 銀色的槳 浮在月夜的海上 
 忘記的歌就會回想起來

 

Ps.《往復書簡》湊佳苗☉著,丁世佳☉譯,時報出版。

cover  

Posted by Patrick, pm185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