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ronthelake  

導  演:阿蘭吉侯迪Alain Guiraudie

演  員:皮耶德拉杜湘 Pierre Deladonchamps

     克里斯托夫帕歐 Christophe Paou

上映日期:11月29 日

 

 

 【湖畔春光】非常出色,一部提煉突顯現代人恐懼的佳作,尤其是對死亡的恐懼。湖畔是男同志尋歡的天體營,他們開車來這裡公然打砲,就像【感官世界】或【鬥牛士】那樣,性與死緊緊相連,性也高漲死也無憾。不過【湖畔春光】已不是過把癮就死的現代電影,它將這種「往死裡找高潮」的電影,用一種冷冽、肅殺而幾乎感受不到肉體快感的方式來處理,電影用開放式的空間和開放式的結局,讓死亡危機的門戶敞開,令觀者不寒而慄。恐懼為性而死,不是知恥知羞,恐懼為愛而死,不惜用生命做賭注,希望這是愛。然而愛只是幻影蜃樓。

 

 

 他們無異於來湖畔找死。知名評論者南方朔在為美國作家唐德里羅名著《白噪音》,這部被譽為後現代「死亡恐懼」新經典所寫的導讀中提到,

 

 

 「風險會造成人們被驅離他們所在的地點,而進入另一種無政府的狀態…其實已等於將風險與死亡恐懼對公共秩序及行為的破壞做了最戲劇式的描述。混亂無能無力等脫序現象蠡起…死亡恐懼開始因一個概念一種可能性,正式的成了事件,進入了人的真實生命裡,鐵達尼號和冰山這兩個半球終於撞到了一起。」事件在片中就是第一次在高處目睹的溺水,而湖畔尋歡成了玩命。

 

 

 另一個解讀方向在於【湖畔春光】的英文片名【Stranger by the Lake】,很容易讓人聯想希區考克經典【火車怪客】(Stranger on the Train)。【火車怪客】描述在火車上遇到的陌生人提出的殺人協議。【火車怪客】跟【奪魂索】一樣一般被視為希區考克的「同志」電影。當年這些性向可議的男主角,強化了希區考克的心理驚悚,這些角色營造出一個摧毀過去的不擇手段,像魔鬼的使者。

 

 

 五十年後【湖畔春光】已然升級,直接表明男同志,前仆後繼上天體營赴死。怎麼去看這些暴露在死亡中接連死亡的男同志?為何設定男同志,為何以死亡做手段?誰提出了死亡約定?神祕男子米榭爾就是怪客,至於法蘭克是否接受或者為何拒絕,這是愛的約定還是處刑?我們和法蘭克同樣焦慮如同海報所呈現,我們只能看著法蘭克凝視湖畔的背影,無從猜測他的決定。然而湖是天堂也是地獄,可以歡樂也可能滅頂,海報裡那湖面上赤裸的裸男如海妖賽倫,法蘭克的思索與抗拒原慾,成為影片核心的結,湖如欲望,深不見底,虛幻的天堂,至美也至凶險,至性也至毀滅

 

 

 

        Lake2             

 

 

 

 為何趕赴湖畔,被誰趕來這裡?男同志天體營的設定表現為一種去秩序化,而這種恐懼恰是人類對死亡恐懼的核心。無視脫序及死亡恐懼,奔赴禁忌場域發洩情慾,本來就極為挑逗。不被文明所普遍接受的天體營,加上更不為法律所接受,找到一處湖邊角落公然(猥褻、性交、妨害風化)放縱情慾。這個湖畔一角在一個開放海域的某處,就像淡水沙崙那樣,沒有警戒線,混入一個半開放而半祕盟的場域中。

 

 

 片名取為【湖畔春光】,情慾不免成為觀眾窺看這些人物的動機,很顯然地導演並不窺淫逐豔,另有所圖電影總是用一個鳥瞰鏡頭,對準湖邊散落停放的停車場。電影就在周而復始的停車、日曬、到野砲,而後漸漸出叉走樣,走向混亂與瘋狂,秩序隨之瓦解。片中尤其公權力或警力必然瓦解。它要將人的恐懼推向極致:你所信仰依靠的法律秩序終究也無法保護你了。這個天體營終將呈現一處宿命毀減的場所

 

  

 【湖畔春光】不僅榮獲坎城影展同志金棕櫚獎,它也榮獲「一種注目」單元的最佳導演。電影固然限制級內容十分大膽,不過導演的藝術水準也高,對於呈現赤裸肉體與情慾鏡頭時的收放,都仔細處理,讓電影並不流俗,閃動波光的湖泊,甚至錯落在肉體的光影,構圖都講究,配合自然天光營造氣氛的手法也十分成熟。

 

 

 雖然電影裡將主角法蘭克必須去湖畔,也必會聞風而至,必要發洩旺盛情慾的刻劃,同志心有戚戚焉。只不過衝著窺淫心理而去欣賞的同志觀眾恐怕只會敗興而歸。鳥瞰著在湖畔發生一連串情色荒誔劇的觀眾,有可能抱持著罪惡的眼光審視而審判他們的死亡,視為仇同的懸疑謀殺片。【湖畔春光】相較於波蘭斯基【水中刀】,有異曲同工之處,無從得知米榭爾的病態心理究竟是個人異常或者反映了集體的仇恨。相較於【水中刀】【火車怪客】,【湖畔春光】男同志天體營的改寫,更妖異也更尖銳,導演只是提出問題,湖如鏡,不同立場的觀眾有各自的心祟投影

 

 

 拋開同志電影的框架去看【湖畔春光】,是一部十足的心理驚悚電影回歸天體自然尋歡的人們,在自以為安全的環境中,任情慾奔流,卻暴露在未知的高風險中,殺死它們的既是秩序,野砲場域和性交都可視為反叛秩序,死作為下場。殺死它們的是文明,例如仇同或恐同反挫,甚至是病毒。留著鬍子的神祕男子像死神一般,也像愛滋病的隱喻,無論同男直男最後都喪生性命。那些在海邊交談日曬閒話家常的人,宛如牲宰,或為獻祭或為發情,如同戲院觀眾一般,成為冷漠的在場者。

 

 

 唯有法蘭克的心理狀態,反映了這種愛欲與死欲的糾纏。法蘭克的抉擇,像走在愛的鋼索,無論選擇為愛為性而死,或者求生,都彰顯他身份與生存狀態的脆弱,都無法兩全。因為最終無法確知結局,也更加突顯主角處境的兩難與風險。儘管我們在銀幕景框之外,觀賞【湖畔春光】仍是個讓人冷汗直流的精采傑作,你對死亡的恐懼揮之不去。儘管剛挺過真槍實彈的XXX級畫面,覽盡春光後,當電影落幕那刻,真正揪心的恐怕仍是那日落入夜之際,徘徊不去的人影和揮之不去的呼喚,在散場時的耳邊陰森地呼嘯,那就是面對死亡的恐懼。與陌生人逢場作戲的荒淫只是序曲,死亡是你隱約知道,下場如何,卻又難以抵禦,終將發生的恐懼。這影片尤其朝向一心窺淫逐豔而來的觀眾們,導演磨刀霍霍,朝你恐懼深處突刺。我們口中僅有的將是法蘭克最後一絲對真愛存在的希望。/完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