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藍色茉莉】Blue Jasmine
導演:伍迪艾倫 

演員:凱特布蘭琪、莎莉霍金斯、亞歷鮑德溫、彼得塞斯嘉

上映日期:12月20日

 

  【藍色茉莉】是伍迪艾倫執導最新作品,影后凱特布蘭琪飾演女主角茉莉。

 

 茉莉是個「瀕臨精神崩潰邊緣的女人」。歷經婚變和家變,使她重度仰賴抗憂鬱藥物,因此她是個憂鬱的、藍色的茉莉。將近二十年的上流生活,如今一無所有,茉莉走不出過去,遽變來不及改變她的價值觀,她疏離、機車、難搞,她鄙視柴米油鹽庸脂俗粉,她依舊自我中心,自我感覺良好,以金錢評斷他人價值。

 

 她依舊眼高於頂,甚至斥責妹妹選男人眼光很差。無法面對現實,放不下貴婦身段,卻又阮囊羞澀;語言和姿態成為她僅存的揮霍,她僅剩下無可救藥的驕傲,讓人聯想瑪麗安東尼皇后,當她走上斷頭台踩了劊子手,竟驚訝說出先生,請見諒,我不是故意的。」她差不多這樣說話,只不過苿莉的道歉經常不太誠懇。

 

 電影【藍色茉莉】劇情大致描述由凱特布蘭琪飾演的紐約上流貴婦茉莉,因為人生突發意外,失去所有財產,經濟頓失依靠,她只好投靠在舊金山超市當收銀員的妹妹金潔。茉莉紐約貴婦的舉止和堅固上流的意識,動輒抽緊旁人神經。曾經風光得體,如今如此不合時宜,每回現身必教眾生抓狂,不禁要問:「太太您哪位」。電影結構用正敘和回溯交錯,對照昨日名媛,今非昔比。

 

 茉莉確實是個難以讓人喜歡的角色。花語是「和藹」的茉莉現在精神有問題,幾乎眾叛親離。她繁文縟節的舉止和冷漠刻薄的語言,像【日落大道】裡的女星諾瑪,或者【慾望街車】裡的白蘭琪,活在舊日榮光裡的天龍國人。

 

 過去的茉莉既可恨又迷人,現在可惱又可憐。伍迪艾倫讓我們眼見貴族落難、面目全非的荒謬現實。然而在以剪接帶過的下一個鏡頭中,茉莉認份地學習起線上設計課程,穿起制服在牙醫診所上班,也不為青春肉慾沉淪,她死性不改。終於一名外交官出現,為茉莉帶來逆轉枯榮的機會。她能否成功再棲高枝做鳯凰?

 

 茉莉很希望重拾往日生活,但命運會如此寬待她,現實能給她機會嗎?

 

 回溯伍迪艾倫歷年對女性存在的著迷崇拜、對婚姻關係的嚴肅探索、對現實命運的想像改寫,茉莉不是麥克李【又一年】裡萊斯莉曼薇爾(Leslie Manville)的性格無可救藥,也不是阿莫多瓦電影裡愛情以上性慾未滿的亂舞解放,伍迪艾倫一半時間還原茉莉迷人的丰采,也為茉莉的崩潰找出答案。

 

 簡而言之,伍迪艾倫的這部新作,讓影迷目睹到曾經眾人豔羨躋身上流的婚姻,如何造就一個女性的虛華夢想,然後夢醒時分,城拆樓毀,飯票變拘票。事到如今,被婚姻放逐的女人,曾經溫室裡的花朵如何難捱世態炎涼。它諷刺焦慮依舊,甚至殘忍,但並非沒有憐憫和同情的目光

 

 【藍色茉莉】有種種伍迪艾倫電影的好,風格都會、人物鮮明、節奏輕快、對白幽默,一貫保有伍迪艾倫作者風格,從片頭開場,觀眾便可以預見接下來一場雅俗共賞、人文水平高,而且神經質無妨的都會喜劇,本片也不會失望。

 

 凱特布蘭琪就跟她演過的凱薩琳赫本一樣,以演技及氣質取勝。演過歷史女王又演過精靈女王,仙胎凡胎都是女王,而且眾所周知地,凱特布蘭琪有絕佳的時尚品味,【藍色茉莉】她舉手投足都是名媛派頭,必令影迷傾倒。

 

 精采的是她要演到婚變之後,變得「憂鬱的」藍色茉莉。她要在伍迪艾倫電影中演過去通常是伍迪艾倫自己演的那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回想起來,凱特布蘭琪確實少有喜劇演出,除了【印第安娜瓊斯:水晶骷髏王國】【搖滾啟示錄】【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此指她的髮型和造型。

 

 很明顯地,凱特布蘭琪的形象始終理性、優雅、睿智,等號是品味和教養。此番飾演一個吃抗憂鬱藥物吃到不可理喻的女性。結果,凱特布蘭琪不僅悠游於伍迪艾倫的都會節奏,更精準地在名媛世界和悲慘世界中切換;在瘋子是戲子,戲子是瘋子的變換間,觀眾將看到精準的層次,成為今年必看的銀幕演出。

 

 她的演出更將令人同情。【藍色茉莉】算不算喜劇呢?伍迪艾倫其實不是只拍喜劇。事實上自【漢娜姐妹】起,將近十年的時間伍迪艾倫都在創作嚴肅電影,反映他的私人關係,直到97年與養女宋宜步上紅毯後才突破瓶頸,近年更頻頻自我超越,再造巔峰。

 

 在【漢娜姐妹】【愛與罪】(Crimes and Misdemeanors)這段時期,伍迪艾倫很嚴謹地辯證夫妻關係,幾乎是柏格曼式的反覆詰問。如果拿伍迪艾倫憂鬱期的名作【愛與罪】來看,當馬丁藍道飾演的醫生買凶殺死情婦,他問伍迪艾倫飾演的紀錄片製片人說,應不應該去自首,伍迪說:「應該去自首,這就成了悲劇。」馬丁藍道回答:「不過你說的是電影,電影是虛構的,人生是現實的,這是人生。」,他又說:「人生中多少帶點危機,時間過去就會消失無蹤。」

 

 伍迪艾倫的創作觀裡,自首是個悲劇,所以【漢娜姐妹】【愛與罪】都捱過婚姻危機,寧可帶著藏匿和罪惡感,靜待風暴過去【藍色苿莉】沒有,她掀起了風暴。茉莉或許不是伍迪艾倫電影裡最笨的女人和妻子,但她不聰明不善良不幸運,沒有黛安魏斯特幸運、沒有珊曼莎莫頓善良、也沒有蜜拉索維諾聰明。【藍色茉莉】終因結尾而劃入悲劇。

 

 【藍色茉莉】以正敘和回溯做交錯結構,正敘記錄著茉莉的劫後餘生,而回溯則一步步揭露故事的真相。精神已不穩定的茉莉,經常唱著一首爵士歌曲「Blue Moon」,一首30年代為克拉克蓋博主演電影【曼哈頓通俗劇】(Manhattan Melodrama)所寫的歌曲,爵士女伶艾拉費茲傑羅及法蘭克辛納屈傳唱版本,最為膾炙人口。

 

 「藍月」長久以來被隱喻為荒誕而不可能發生的事,柯一正導演曾用此拍了一個可以調換結局的實驗電影,並以此作為電影工作室的名字。整首歌詞分成兩段,兩段歌詞中間顯然發生了什麼驚人的改變,厲害是歌詞沒說;無人知道是什麼「藍月blue moon」更宛如應許之池,水月鏡花,奇蹟發生。熟悉爵士音樂的伍迪艾倫讓片中茉莉總是哼哼唱唱無以為繼,一是她已精神崩潰記不起歌詞,其實她也走不出第一段歌詞的哀淒,唱不下去,她沒有方向。

 

 就像藍月不是藍色的,茉莉也不是藍色的,【藍色茉莉】在意指茉莉憂鬱(blue)之餘,伍迪艾倫更語帶雙關,意指你聽到看到的茉莉,不是那個樣子。表面上婚姻危機的戲碼通俗,但關鍵時刻貴婦遇上的千載難逢,是場黑天鵝事件,那既是茉莉長久陷入憂鬱所致,而且茉莉脫離現實已久,除了藥物與酒精,她無法反脆弱。

 

 伍迪艾倫在【愛與罪】片中,他的角色正為一名博士製作紀錄片,透過他的發言說:「宇宙是個蠻冰冷的地方,是我們對它投注大量的熱情,但某些情況下,我們會覺得不再值得。」畫面上的教授自殺了。但馬丁藍道沒有。伍迪艾倫電影裡經常有異想和荒謬或滔滔不絕的對白,幫助我們脫離焦慮和困境,但不至於去自殺。

 

 茉莉是個瀕臨精神崩潰邊緣的女人,她需要的是大量的愛,以及藍月歌曲裡足以突扭轉逆境的罕見奇遇。伍迪艾倫電影裡女性的重要特質是「naive」,不論抉擇如何,我也會相信導演對於苿莉更多是憐憫與同情。

 

 另外他起用麥克李【Happy-Go-Lucky】的莎莉霍金斯來飾演她人生觀入世實際,隨遇而安,情人一個換過一個的妹妹金潔。年初我讀理查葉慈(Richard Yates)的名著《幸福大道》(The Eastern Parade),書中兩姐妹的愛情觀和人生道路與本片恰好對照,這本小說甚至被伍迪艾倫用在【漢娜姐妹】之中。

 

作者另一作品被改編為同名電影《真愛旅程》(Revolutionary Road)。馮內果如此形容理查葉慈:「自福婁拜以來,鮮少有作者對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婦女表達出如此深切的同情。」【藍色茉莉】初看簡直是伍迪艾倫電影中最殘忍刻薄的一部,女主角可憐又可恨。不過,事情好像不是看來那個樣子。 

 

 我相信伍迪艾倫的【藍色茉莉】,無論是金潔或茉莉,更多不是諷刺,是憐憫與同情。金潔的出現一來為影片注入喜趣色彩,就是那個認為時間終會沖淡風暴的伍迪艾倫。不過,導演沒有批判或選擇兩姐妹優劣,金潔其實不幸運也不完美。

 

 茉莉不是藍色的,只是她好憂鬱,無瓶供養。這回在伍迪艾倫的電影裡,凱特布蘭琪讓藍色茉莉活現,爐火純青的演技更讓它青出於藍。之於伍迪艾倫電影,茉莉這個名字將和安妮、漢娜、薇琪與克莉絲汀娜和瑪莉亞一樣,成為經典。本片不是伍迪艾倫的輕鬆喜劇,但絕對上乘,希望凱特布蘭琪能如眾望所歸地抱走奧斯卡影后。本片今天上映,當然是完全推薦。/完

 

創作者介紹

185電影人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