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醉.生夢死】(Thanatos Drunk)

導演:張作驥

演員:李鴻其呂雪鳯黃尚禾、鄭人碩今子嫣 

上映日期:87

 

甫獲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等破紀錄六項大獎,並入選柏林影展,張作驥導演新作【醉.生夢死】,破題是醉,但四界已死。人物在電影中「死著」。它是常民的、暗暝的、邊緣的,卻是真實的、俗豔的、感官的,酒是苦毒的、河水是腐臭的。酒是暖的,體溫應該是熱的,但心是涼的。雨下個不停。

 

電影最後哥哥為何一人蹲在走廊。他是同志,「查某體」,比兒子女兒還次等,無權干事,註定孤獨,沒有(被愛的)位置。張作驥電影不去媚俗同志,他將這種台灣傳統重男輕女的情結,赤裸裸地呈現出來,以年輕男性撲朔但質樸的性傾向,與傳統思想衝突,營造更邊緣且悲哀的戲劇性。查甫囝仔為性向、為義氣,壞了事。呂雪鳯就像預知滅絕的女神,男人都將死,或者被閹割。這不是人間,是冥界,陰性擁擠的冥界。豬頭、養樂多,都是牲祭供品。

 

【醉.生夢死】劇情描述單親媽媽與一對兒子,及兒子的友人,三個男人的愛情故事。描寫底層社會如螻蟻的男人,如何生存與愛人的悲劇。電影原文片名「Thanatos」,是希臘神話的死神,是個美少年。與其兄Hypnos是攣生兄弟(冥界的睡神,催眠一字的語源),母親是黑夜女神Nyx,居住於冥河邊。【醉.生夢死】就是一齣希臘悲劇,講人和命運的衝突。「醉」就是「亂了」的愛。亂了性別,始亂終棄,被拋下的女人與私生女。悲劇像雙股雙生纏繞的蛇。

 

本片延續【當愛來的時候】。雨或悲劇若帶來淨化作用,電影終究是看顧苦情的查某人,為因(愛不到男性)宿命而悲淒的女性,帶來淨化。在台灣電影裡,張作驥和鈕承澤都是呵護到膜拜女性的創作者,女性更有力量(生育)心智也成熟,但迷人的多是男性,因為他們青春、脆弱、壞。其中,張作驥作品雖然較為本土通俗,但藝術性亦強烈,他總是浪漫到瘋狂地用底層人物的生活、語言、暴力、滿溢的音樂,將寫實的敘事推向虛構的詩,進入他無望又可憫的電影世界。

 

【醉.生夢死】是部泡在酒精裡的電影。我看完時一度想到麥可.康寧漢的【末世之家】。電影裡的家早不是家了。男人不是男人,但最後真正瘋狂的是女人。它是一部女神也瘋狂的悲劇,如此絕望,如此底層,如此被踐踏的生命,如此令人難以承受,但也因此它仍徘徊在我心中。

 

真的,這恐怕是張作驥最具代表性的大作,你回想片中的老鼠跟【黑暗之光】李康宜的弟弟,都是一種預言性的人物,瘋癲反倒喜樂。【醉.生夢死】不是最討喜的,但是絕對是日後導演的代表作之一。所有演員的表演都整齊出色,但留在我心中,仍是片頭特寫在冥河前的老鼠,滑下臉龐的一滴眼淚。他的眼神如此年輕、斯文,會寫書法,熱愛音樂。一個悲劇的美少年,而且他那時就知道了。/完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昆
  • 好友晚安吉祥~~昆來看好友道晚安了
    感謝好文分享喔~祝福好友美好的周末愉悅舒心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