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告別    

【百日告別】(Zinnia Flower)

導演:林書宇

演員:林嘉欣、五月天石頭張書豪、馬志翔、柯佳嬿 

上映日期:108

 

 日片【我最親愛的】結尾,導演降旗康男引用了徘句大師種田山頭火的詩句:「多少前人走過的這條路上,今日我獨行。」這位漂泊詩人寫一個人走的深刻。然而,獨行能有終了期限嗎?我多麼想有。

 

 即將上映國片【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以親身經歷喪妻之痛,拍攝這部電影。悼亡前妻。關於痛失伴侶,我們將能知道多少?從榮獲103年特優劇本獎到隔年電影完成,這個必將進行到底的拍片計畫,甫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原著劇本電影歌曲三項大獎,更入選東京、釜山、溫哥華影展。本週上映,值得祝賀。

 

 全片以連環車禍作為開場,五月天石頭飾演的旅行社業務員痛失愛妻,氣質脫俗的林嘉欣,片中即將攜手走上紅毯的未婚夫,也在死亡車禍中一去不回。車禍之後,旅行社職員足不出戶,作不了新娘的女孩獨自出國遠行,動靜之間,過去素未謀面的兩人,面對傷痛的方式,遙遠又靠近,相似又分離。

 

 「鏡花水月」。導演以男女主角相似的命運,複數了悲劇,打散了虛實,勿對號入座。以處女作編導【九降風】旋即奪下金馬獎,其後改編幾米繪本的作品【星空】,評價不俗。林書宇在新生代國片導演中,有著出色的執行力,彷彿分鏡敘事都經過仔細推敲軍演。本片獲選為台北電影節閉幕影片,【百日告別】以純淨如洗的影像、安靜內斂的表演,和人文氣質的風格,是部評價突出的療傷電影。

 

 

 顯然地,面對自己沈痛的私密故事,編導林書宇依舊小心翼翼。往事歷歷與誰細講?電影片名已預知了結局,然而我們看見河的兩頭,看不見水深。在簡單的人物和尋常生活細節裡,耳目卻像泡過清水,五感早已失效,走路但不知方向,飲食但不知味道,興而不樂,寢而不寐。預先規畫好的沖繩蜜月,兩人變成一人獨行,旅行變成了流浪。在沖繩的林嘉欣,在台北的石頭,在時空中做著像人一樣,卻是無魂的流浪。唯有作家駱以軍為本片跨刀,以文字書寫佛教百日儀事的文字,敲打著人間節奏,為告別倒數。

 

 時間若是解藥,多久能病癒?摯愛痛逝並不是分手,而是不會再回來,不會見面也不會再發出聲音。【百日告別】裡沒有可以想見,那些在創作過程中必須頻頻回顧的幻聽與幻視,結果,電影裡每一步都真實,觀眾反而成了在場的幻影。

 

 這是一部鑿壁引光的電影,若無這絲縷光線,黑暗必將崩落。【百日告別】換個想法就是「只給你一百天」。有心無心都是揮霍。然而,林書宇導演第一步先拉個人作陪。原來電影治療的不是鰥寡,是孤單。

 

 這不是一部【南特傑克】(Jacquot de Nantes, 1990),比較接近【藍色情挑】(Blue),悲傷之外卻有身外之事必要完成。葬儀法事之外,電影從七七過了之後將鬱結打開,滲出清涼空氣。觀眾想要的無非兩人走在一起,只是林書宇彷彿堅持不准一絲外遇,如此保護森嚴,如此小心翼翼。因此,林嘉欣和張書豪交換的是氣息,是捕風捉影,那是電影極為高竿的一幕。也因此,整部電影為何安排兩個靠得好近的同路人,昭然若揭,一男一女,我彷彿懂了。那是當我看著自己的同時,看著我願意交換捨身而去,留下來的,唯一的妳。

 

 波蘭斯基悼念亡妻時拍了【黛絲姑娘】,直到十四年後才以【死亡,處女】恢復水準。看得見的雲淡風輕背後,看不見時空黑洞與回憶的星體撞擊。如今一切無恙嗎?看完【百日告別】之後我常想著,耶穌在《路加福音》中對賽門說的:「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人在未預料的不安與危機中,也許反而能收穫自己不曾意識過的能力,而超越自己過往就能辦到的事。《聖經》自然藉此喻要人們順服主,其實「機遇」中有無窮可能。對觀影者如此,對創作者亦如是。好像【百日告別】是部療傷電影,林書宇從口袋裡拿出一顆藍色的圓球,那顆藍得通透,我們看著,懂了,心裡安慰。

 

 我要你好好的。

 

(部分影評文字刊載於十月號《VOGUE》。)

, , ,
創作者介紹

185電影人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周末愉快,歡迎有空也光臨小弟部落格看看旅遊的故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