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女的誘惑】 

導演:朴贊郁

演員:河正宇金泰璃金敏喜、趙鎮雄

上映日期:6月24日

 

 類似《色.戒》,開場時荷槍的日本軍人列隊行軍,驚嚇到朝鮮平民。這是權威、階級、警戒。這是個非常時期,大街被佔領,正常被壓抑,深門閉戶的宅苑暗地裡大開淫靡,主虐僕、富賤貧、小姐玩婢、奴造反,詐騙、亂倫、倒錯,強國強富而骯髒的日本人,與粗野貧弱但詭詐而骯髒的朝鮮人互相作賤。


 朴贊郁將英國小說《荊棘之城》的維多利亞時期,搬到1930年代二戰時期的日韓,將禁慾節制的道德壓抑,搬移到二次大戰時期,肆意解放。外頭的戰爭欺凌,伸入民宅後變成「規訓」,規訓下生淫樂。觀眾原以為是要翻轉窮尅富,朝鮮復仇日本,結果卻是見證了「男性」及「規訓者」的毀滅。


 朴贊郁暌違七年的《下女的誘惑》,故事曲折懸疑,本來是一椿詐騙,然而靈活運用的符號與象徵,使影像語言更豐富,變成「超級」情慾片。全片充滿性器官的符號,從手指到扣子,從菸到鈴噹,從斷指到月亮。小姐說,你是我(失落)的珠子,扣子一揉二十顆/次。這部電影可視作被規訓的女性把珠子找回來的過程,情慾澎湃。假鳯虛凰之中,從指口交到初試雲雨到互相取悅,從棍棒體玩到球體,貴小姐與小女僕,從不懂玩到懂。片尾那僕人床壁上的一輪明月,就是淑姬看到小姐(只有淑姬看到)……看得呆愣吐舌的……寶貝啊!!!!!


 朴贊郁採用了類似《黑色追緝令》的結構,全片分作三部。場面調度依舊高明,片中我覺得最精采的,就是小說朗讀的場景。朴贊郁的「房間」都是歧出恐怖的人性怪力場。觀眾個個就像有錢老爺一樣,醜陋的惡念衝腦,好比【原罪犯】,風雅奢靡的文物更加諷刺,而且在朴贊郁執導下,即使小姐朗讀時鏡頭的角度也呼應著敘事及體位的變化。小姐和女僕各自是被過份規訓的身體,她們早已冷感,有錢人家也在外在戰爭權力的規訓下,只能透過書淫欲,壓抑而異常顯現為被虐待狂。


 朴贊郁再度確認它電影「歇斯底里」神經質主體的風格,發洩成人性欲望的怪狀,成為作者風格。片中兩名女性原是慾望的客體,但當兩名男性無法滿足,他們一個不能人道,一個近不了身,性慾只是他們匱乏的替代品,賣書行騙都為「錢」。結果不僅失去了不需要/得不到的女人,又失去了性命,否定的否定。當我們在一個被建構出來的二戰故事中選哪一邊比較骯髒的時候,學到了一件事情:骯髒、性倒錯、同性戀、汙名化,任何敵人,任何律法,任何規訓,都是被秩序過剩地操作出來的。甚至兩位主角的敵對關係不存在,日本與朝鮮的敵對關係也不存在,因為他們爭奪的對象並不是小姐。值得一提是,我對於朗讀淫書所欲呈現的規訓及SM情節,呼應外在黷武、進步思維下的情欲異化,更是愛得不得了。


 【下女的誘惑】可能被誤認貌似通俗情慾片,但就朴贊郁的「復仇」而言,它是對男性及「規訓者」的復仇,他們將一再錯失他們想要的東西。騙子哪懂愛情啊!騙子要的只是騙的感覺,他們不需要愛。全片貫穿一個重要題旨:「純潔是非法的。」愛也是非法的。因為在這個被「過份」規訓的世界中,最不匱乏的就是「非法」。最巧妙的是,那些男人被自己眼中的「非法」給滅了,敗在自己不相信的「純潔」。反而片中的小姐和女僕並沒有毒殺/虐殺/規訓他人/男人。因此【下女的誘惑】並不算女性復仇電影,終究是男性在互相復仇罷了。女性只是掙脫了規訓,並一直地保有純潔和愛。她們的取悅像妖精,也像天使。


 因欲望而扭曲的人將死於欲望,因欲望而愛的人將置死後生,掙脫禁錮牢籠。等了七年,朴贊郁的新片完全沒有令我失望。依舊生龍活虎毫無愧色地開發表現人的欲望極限。兩位女演員真棒。/完 (最後再送上朴贊郁導演個人照)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