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蛋男情人】

【我的蛋男情人】 

導演:傅天余

編劇:傅天余

演員:林依晨鳯小岳詹懷雲、程予希、金燕玲吳念真

上映日期:923

 

「我的蛋男情人」是今年第一部打動我、我真心喜愛的國片。全片完成度高,攝影、美術、音樂等技術部位都創新而出色,演員表演也各個討喜到位,編導傅天余不僅展現她在都會電影上的細膩講究,更突出是在商業電影包裝下,在生活情調之餘,她能兼顧敘事,置入符號,逸出現實打造創意空間,還能藉由本片作更深度的探討,與其說是追求幸福,不如說對女性自我身心的疼惜。尤其是心靈層面的「和解」。片名看似封號:我的情人是個「蛋男」,質地純淨營養但外表脆弱,也要小心呵護。實際上,若看深入一些,女主角真正要去面對的不是像蛋一樣的「情人」,而是「蛋」,片中梅寶有兩個蛋:生養我母代父職的母親,和我所製造出來的凍卵,如何告別母親和凍卵,原諒自己、不帶任何遺憾,顯然是「我的蛋男情人」中比情人更重要的事。

 

 甚至更極限地去說,「我的蛋男情人」不是表面上女孩遇上男孩的浪漫愛情電影。你看詹懷雲飾演的凍卵,蛋(男)其實是(女)蛋,是跨性別的,是既悲又喜的,是與我緊密連結但在我肉身之外的,是我的生理之「命」。因為女性獨有「孕育」生命的能力,曾經是天賦,是天職,如今反過頭來成為我不得不去應付問題的時候,成為我的焦慮。這部電影就是透過梅寶這個角色,清理這份焦慮:向母親感恩告別,向被自己拿去凍的卵祈求原諒,「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如此才能放下過去,與自己的神性結合,做更好的自己。

 

 片中凍卵王吳念真讀著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在十八世紀維多利亞時代以前,女人的幸福就是結婚,由更高地位及財產的理想男性伴侶所給予。兩百年過去,女性也開始想拿回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也期望母職之外的自我成就(甚至是歡愉享樂)。(結果現代女性依然焦慮:又要工作、又要談戀愛、又要快樂作自己)。於是女人理性面對問題,與其等待遲遲不來的愛情,就決定去凍卵」。至此衍生出又一層,也是本片最深度的問題:「如果我找到對象可以自然受孕,我這顆凍卵該怎麼辦?」

 

 詹懷雲恐怕才是「蛋男」。它就像上帝從亞當身上拿下的肋骨,科技讓女性取出自己的一顆卵子,向上帝討時間。但科技能保證帶來理想嗎?片中詹懷雲和程予希這對年輕男女演員,他們飾演在林依晨與鳯小岳的人間之外,一個「蛋」的世界。冷凍精子卵子被擬人化,在鏡頭裡嬉戲。表面上看似科技帶來的希望,其實是一個「神棄之地」,一個「烏托邦」。裡面的「蛋民」目的清楚、功能明確。但是,從「記憶傳承人」到「使女的故事」,烏托邦不缺乏理想和計劃。但那是愛嗎?什麼是顏色、什麼可以代理、什麼我們寧可不要?

 

 吳念真飾演的角色不斷提醒詹懷雲,就算只有十年生命,也不要放棄希望。我寧可孤獨也不要放棄希望,「希望」可以愛自己也可以拯救愛人,這是「我的蛋男情人」打動我的原因之一。我認為,詹懷雲和程予希的角色,毋須視做主角林依晨和鳯小岳的精卵。片中平行存在的鮮蛋弟妹們,有種末世的詩性,宿命性的悲劇,全然的孤獨。但是他們並沒有悲觀絶望,反而是看到母親金燕玲和鮮蛋詹懷雲時時給主角林依晨帶來撫慰,他們給梅寶填充能量與氧氣。因此「我的蛋男情人」是部療傷電影,它給予一部電影的時間,讓女性與自己最親密的「母與卵」祝福告別;這部片也是部女性電影,傅天余創造了一個女性可以投身的想像空間,滿足了女性與自己的「母與卵」對話的想望(對話才能原諒,彌補遗憾、祝福自己);同時,鳯小岳的角色有個祕密,這點讓這部電影的「女性符號」更飽滿,主體性更加明確,不成為生育的附屬。(這個從精子卵子的跨性別扮演,顯露了傅天余作為女性導演時所能給予的「女性安全地帶」)。

 

 當然你回頭去想導演前作「帶我去遠方」,女孩身上也有缺陷。連續兩部長片下來,傅天余對於身體可能的缺陷,科技帶來的不安全感,甚至是「感情」本身,懷抱著身為現代女性的危機感。林依晨、金燕玲根本漂亮又自在。其實看完電影時,我心中感受到悲劇的成份大過於喜劇,我認為最後那生育的希望已成泡影,而詹懷雲和程予希一如天使被接引至天國。

 

 但是何以不至於悲傷?不得不承認,傅天余鏡頭下的鳯小岳實在純真而迷人,終究愛令生之可欲,化解了隱隱的憂傷,我相信一定有觀眾解讀是凍卵們熬過了危機,梅寶和阿始幸運地擁有愛情結晶。(雖然我不是這樣解讀的)。不過,作為一部浪漫愛情電影,「我的蛋男情人」傳達給觀眾:沒有完美因而虛幻的理想、計劃、烏托邦,但是有不完美所以實在的遺憾、失去與失而復得。它不去抱怨愛的「不可能」,或製造愛的奇蹟。它卻說出了「奇蹟」(科技)的不可靠,以及,「不愛」的不可能。我覺得台灣的浪漫愛情片長大了一些。從「神奇洗衣機」「人魚朵朵」,到今天「我的蛋男情人」,女導演不用再花枝招展,這一代是個閨蜜時代。

 

 選角十分成功, 林依晨與鳯小岳、詹懷雲和程予希,都被提煉出一種稚子般的純真氣質,他們協調合拍,相輔相成,讓這個氣蘊含悲的故事,有了「希望」的溫度。 雖然鳯小岳很迷人,詹懷雲程予希金燕玲吳念真也令人搶眼,但真正撐起電影的還是林依晨。她飾演的梅寶有著符合觀眾理想期望的時下女孩模樣,造型設定非常成功,北歐風的場景器物也很恰當。但更成功是她對於幸福的渴望與追求方式,她不怨天尤人,善於等待。知性卻單純是台灣女孩才有的,香港電影沒有、中國電影沒有。善於等待的那種溫柔。那就是台灣女孩子的魅力。會哭會笑,真心的。真可愛。除了可愛,梅寶之所以值得被愛,就在於她對於「己之所出」和「己之所從出」兩者之間的感恩,不放棄與他們對話,不放棄與他們好好告別。林依晨的表演十分令我信服與喜愛。

 

    不論幸福是否如人所願來臨。傅天余導演藉由梅寶這個角色,呈現身為女人對創造自己生命,以及自己所創造的生命,充滿珍惜,她藉由「蛋」這個符號,更加尊崇了女性自己面對生育能力的珍惜。蛋(男)最初的情人就是母(性)。「母性」既是梅寶接受到母親最好的特質,也贏得觀眾的心:要為這樣美好的女孩得到幸福加油。

 

 這一年來「不討好誰」的批評有時迴響熱烈,大快人心,我再三告誡自己回覆要謹慎。批評國片不是我的本意,但國片需要各種文章的論述和討論,我很喜歡「我的蛋男情人」,這樣的影片在敘事、概念和執行,都有很多值得觀眾欣賞和同業參考之處。擦乾眼淚,融化冰凍,也恭喜完成了這部迷人的電影。這部電影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希望」,比幸福更實際,我衷心希望它票。/完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