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是世界末日.jpg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 Juste la fin du monde )

導演:札維耶.多藍 (Xavier Dolan)

演員:瑪莉詠柯蒂亞、文森卡索、蕾亞瑟杜、娜塔莉貝葉、加斯帕.尤利爾

上映日期:12月2

 

多藍的再見語言

 札維耶.多藍導演、榮獲今年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今天上片。年僅27歲的多藍十分大膽,他把所有迷人的大明星瑪莉詠柯蒂亞、文森卡索、蕾亞瑟杜和「鵰王」加斯帕.尤利爾找來,結果沒有搞他最會的通俗劇,搞了一部「存在主義戲劇」,沒錯,這是一部荒誕劇場,多藍在遙向大師沙特致敬,沒有絶對的倫理價值(例如家庭倫理),沙特說過:「每個人是自由的,只對自己負責」。

 電影劇情圍繞著一句「沒說出口的話」。一句由加斯帕.尤利爾飾演的兒子路易終於返家,想告訴家人,但始終沒有機會說出來的話。多藍用大堆頭明星和大堆頭對話,不斷阻斷路易。無怪乎這也是出自(存在主義)法國的舞台劇,片名「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意思就是說「世界末日」也沒什麼好說的,同時指涉了語言和人生的荒謬性。

 存在主義劇場的另一個特色,就像卡繆、沙特的小說和劇作,沒有高潮、沒有轉折跌宕,也沒有明確結局。沒有明確的時空,人物也是某種角色原型,但經常是以黑色喜劇來呈現悲劇現實。所以多藍選了一個連門牌都看不到的「家」和家人,包括母親、哥哥、大嫂和妹妹。他們之間的關係沒有什麼特別,就是尋常人家常見的狗屁倒灶小事,你甚至看不出來他們是家人。

 荒謬。一家人連一句心裡的話都說不出來。因為存在主義哲學的中心思想就是,人與人之間無法溝通,而世界冷酷又不可理解。存在主義對理性的否定和懷疑,也擴及語言,所以這類戲劇經常有反覆出現如機械般滑稽可笑的對話,來諷刺人生的荒謬。母親娜塔莉.貝葉和大哥文森卡索將這個特色/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今年聽到最神奇的事就是馮小剛用圓形構圖拍「我不是潘金蓮」竟是受到多藍「親愛媽咪」的啟發。那屆坎城影展媒體形容多藍和高達同場正式競賽,多藍的獲獎是傳承。也許多藍真的受到高達的啟發,「不過就是世界末日」絕對不是過去像阿莫多瓦那樣幽默任性的通俗劇。家家本來都有難念的經,但多藍的重點在「念經」這件事情。真心在思考「語言」和電影之間的關係。

 路易到底要說什麼?就像「等待果陀」這齣荒謬劇場的名作,果陀是誰?兩個乞討人為何要等到他?不重要。這部電影並不好受。對觀眾來說這不是大師之作,但對多藍而言,這是他企圖走向成人及思考戲劇本質的「大師之作」無誤。今年多藍罕見地在頒獎典禮上哭得梨花帶雨,他真心應該感謝,其中必然有懂得欣賞荒謬劇場如哈洛.品特、貝克特、惹內之流的評審,成就他藝術大師之路。(而且還棄保地擠掉了一向奉行荒謬主義路線的布魯諾杜蒙)。畢竟,這些明星和他寫的對白,都只是多藍的陪襯。多藍的世界依舊只有他自己,自戀,一如往昔。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札維耶.多藍執導,榮獲今年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今天12月2日正式上映。

 
創作者介紹

185電影人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