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浴場】影評

romae3  

【羅馬浴場】

導演:【交響情人夢】武內英樹

演員:阿部寬上戶彩市村正親、北村一輝

上映日期:831

 

 最近看的新片裡,【羅馬浴場】值得一寫。改編暢銷漫畫, 挾原著漫畫奇想之威,加上阿部寬飾演古羅馬人全裸入鏡,【羅馬浴場】賣座理想。從佛洛依德觀點視之,從人類敗德史料觀之,生而為人,就是想要偷看鄰居洗澡。(抱歉,好像抄襲了太宰治。)但這部電影並不賣弄胴體,只有洋男與老男人獻出肉體,女體全面封殺,顯見電影成績不是靠肉體得分。

 

romae1  

 

 

 【羅馬浴場】作為電影吸引觀眾,首當其衝的問題便是:「觀眾為何想看到古羅馬浴池建築師跨越時空來到日本?」其一應是穿越時空有非現實快感,然而是誰想要穿越呢? 

 

 穿越者就是阿部寬飾演的古羅馬浴池建築師路修斯。從池水中蒲出水面,如躍出螢幕 ,鋼鐵般的羅馬戰士突然置身現代日本的澡堂,被眼前一票齒危髮禿、笑容詭異、扁臉矮小、衣不蔽體的異族人士圍繞。阿部寬像窒息般從水池中現身,像尼斯湖水怪一般,或者我應該比喻為龐德女郎。這個非真實的穿越,其實反映了觀眾的慾望,逃離不愉快的現實現場。

                                   

 電影藉時空旅行打破真實,構築不可能的弔詭。所有時光旅行電影多數是「逃離現實」的荒謬劇場,時光旅行從沒被經驗過,只是理論,就像數學悖論裡的阿基里斯與龜,理論與經驗產生衝突,表現成戲劇作為對現實經驗的狂歡嘲弄,通常是反面的嘲弄,如先進與蠻荒、文明與粗魯,擦出火花與笑料。

 

romae5 

 

 

 時光旅行在文學或電影概念上並非新奇,最經典【回到未來】利用閃電能量驅動時空旅行車;改編H.G.威爾斯小說電影【時光機器】(Time Machine)是用加速度超越光速原理來甩脫時間限制展開旅行;【魔鬼終結者】是未來teleport傳送。其他如【扭轉時光機】用泡泡浴缸很瞎。【時空急轉彎】喝中世紀藥水也很瞎;【穿越時空愛上你】則是把布魯克林大橋當百慕達三角洲,眼睛一跳就完成。

 

 值得一提的都是愈瞎愈無關實證科學,也愈荒謬滑稽。【羅馬浴場】裡的羅馬浴池,看似《愛麗絲夢遊仙境》那樣掉進兔子洞,加上【不能說的祕密】的神曲大奇航(曲目為「公主徹夜未眠」)。但其實它應該跟清朝穿越劇「步步驚心」系出同門,是用「靈魂出竅」來完成。物理上可以說是泡湯太久血管擴張腦缺氧導致休克,休克心理上也就是意識出竅,宛如做了一場夢。

 

 因為是夢,所以時空場景的轉換可以粗糙荒謬超現實,甚至無厘頭。都說泡湯解憂愁,所以路修斯有憂愁。這位有著雕塑般外貌及發明家頭腦的男人,憑著想像完成抽象空間,以雙手打造盛世工藝,但在歷史價值崇高的背後,他竟也是個失敗的男人,妻子跟好友通姦、工作屢遇創造瓶頸。而且伴君如伴虎,雖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日月精忠,但君王年事已高,恐怕無法幹到退休。鋼鐵般的身軀下,是哀愁的靈魂。

 

 看見路修斯的日本女孩真實也有憂愁。上戶彩飾演的女孩真實是不得志的漫畫家,她也跟路修斯一樣遭譏只懂模仿。結果【羅馬浴場】這部電影就像J.K.羅琳的名言-「哈利波特找上我」那樣,像一個後設小說,關於「漫畫《羅馬浴場》就是這樣誕生的。」片中真正看到/凝視路修斯的是想成為漫畫家的女主角真實。總之,羅馬建築師和日本漫畫家都有壯志未酬,工作尚未完成。

 

 電影不讓路修斯直接動用金錢與人力完成浴池,也不讓真實焚膏繼晷完成大作,卻讓兩個在命運中受挫的主角,要透過這樣無中生有的穿越時空來千年相會,一來為了完成使命,二來製造樂趣。以拉岡的理論來說,重現在電影螢幕上壯觀的古羅馬場景就是「幻見」,它是實現主體慾望的場景。當主體是來去古羅馬的路修斯,只要蘋果牛奶奏效碳酸氫鈉泉奏效暖炕奏效,觀眾就有一種戰勝古羅馬的榮耀。

 

 當路修斯和真實相繼出現,主體是漫畫家真實。路修斯的成功等於是真實的成功。片中一次次交差的羅馬浴池就是幻見的場景。果然,真實必要來到羅馬,在一群羅馬人和有羅馬人輪廓的日本演員間,上戶彩以鮮明的東方輪廓來到古羅馬,最後更與她的家鄉一樣扁臉的耆老,同心協力為羅馬人完成戰場浴池,甚至是暖炕,終於集幻見於大成。

 

romae4  

 

 也就是說,羅馬軍隊有沒有打贏戰爭、歷史有沒有被改變路徑,不是很重要;甚至說路修斯有沒有一次次交差浴池倒也還好。以真實為主體的「幻見」中,她在古羅馬時空裡勸別人忍受工作;她逃離家庭相親的宿命;她觸摸到愛情的紅線,最重要的是完成一套漫畫,並像【雷神索爾】裡的天文學家娜塔莉波曼一般,滿心期待與路修斯再見一面。日本觀眾或想逃離生活現實的觀眾都能感同身受。再加上,「原來羅馬人就有創造力瓶頸和職業倦怠症了啊。」至於戴綠帽和嫁不對人是情節純屬虛構,大家不必太認真。

 

 不過拉岡的幻見,強調主體滿足慾望只是目標,不是目的,慾望是永遠無法滿足的。如同從羅馬回到日本是片中大部分主角的終點,但回家是一個目標,也不是目的,整部電影的目的是「享受」從日本到羅馬再到日本,這個反覆不斷的路程,及路程中的體驗與見聞。這就是拉岡所言的驅力(drive),驅力最終是希望再製造繼續循環的動力,讓快樂回到它的循環軌道。因為真正的快樂就是穿梭在羅馬與日本間來來回回的運動。所以當阿部寬片末再次從公園水池裡現身,這可不單純是預告續集那樣無聊的伏筆哦。而是必要的結局,讓迴圈再度啟動。至於回返的方式非常笑梗,跟那句經典名言一樣只求「夠芭樂就是大絕招」。

 

 如同結局安排,不管是因為漫畫還沒連載完畢,或者導演的巧思,電影並沒有在古羅馬和當代日本做一個選擇,而只是讓穿越時空反覆啟動。【羅馬浴場】這部電影既不歌頌羅馬古代浴池雄偉,也不強調日本泡湯文化親切宜人,它不做優劣判斷,不在「沐浴」這件事上提出嚮往,歷史也沒有任何改變或偏差。古羅馬與日本、路修斯與真實、電影裡的主角與漫畫上的主角,互為追逐的主體與客體,當不可能實現的幻見場景,就呈現在路修斯和真實同在的場景裡,無論他們短暫共浴相擁或營火談心,都讓觀眾暫時把浴帽和歷史放在一邊,專心聆聽跨越千年和語言的金童玉女說話,那兒存在的是毫不弔詭的人性情意。

 

romae6  

 

 【羅馬浴場】是後現代的,並置的羅馬浴池和日本澡堂,並置的失意靈魂路修斯和真實,兩個失意靈魂千年相遇,互相告慰。阿基里斯是無法追上烏龜的。這是悖論的弔詭,穿越時空也是時間的弔詭。荒謬狂歡若有趣,繼續就好。

 

 總之,【羅馬浴場】令人滿足,用拉岡來觀看到的滿足不是來自於看人洗澡

 

 回到【羅馬浴場】的電影執行,阿部寬確實是電影【羅馬浴場】的靈魂與精魄。除了如洋人般深邃輪廓與高壯體格外,他幾近赤裸不計形象,加上冷面笑匠的演出方式,將錯置時空的突梯與格格不入的動作表情,拿捏精準,令人捧腹大笑。幾乎忘了盯緊他的肌膚,我說是「幾乎」。

 

 其二是導演武內英樹,前作同樣是改編漫畫的【交響情人夢】。他似乎對於漫畫搬上大銀幕的突梯節奏與誇張表演十分擅長。兩個時空場景用兩種不同影像調光來處理,古羅馬時代具有飽和濃郁的歷史感,現代日本則明亮清新。

 

 還有一點是多聲道語言的並置,如阿部寬、北村一輝、市村正親等輪廓深的日本演員一起扮偽羅馬人在古羅馬講日語,上戶彩換用拉丁語,加上外國電影在日本經常有語「吹替」,也呈現了一種後現代拼貼趣味。

 

romae2  

 

 此外,片中使用大量的歌劇樂曲,多有跟緊劇情內容,使用了普契尼《托斯卡》《蝴蝶夫人》《杜蘭朵公主》,以及威爾第的《阿依達》。這種多語言聲道大亂鬥,加上古羅馬用歌劇當背景音樂的混種,,好像《羅馬浴場》原著漫畫封面,將日本澡堂器物像photoshop一樣塗抹在羅馬雕塑上,形成一種塗鴉式的、解構的、降神格的戲謔趣味。

 

 「穿越劇」的戲謔味道不就是如此,後現代拼貼諧仿,荒誕不經。中文字幕翻譯也酷,阿部寬飾演的古羅馬浴池建築師第一場台詞就說:「那我是被炒魷魚了嗎?」翻譯是誰啊,您也挺入戲哦。/完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ydiayy
  • 哈,Patrick強調「幾乎」這二個字讓阿飄笑了~
  • 訪客
  • 小強好!
  • 請不要暴露我,呼我的名!

    Patrick, pm185 於 2012/12/06 13:29 回覆

  • leisurely770
  • 你好,第一次來到你的部落格,發現文中的某些觀點很有趣!
    但想請問你,在文中一提到的「後現代」是怎麼樣的觀念呢?
    為何會用這個詞來講述某一個狀況,它的特徵為何呢?
  • 澎湖民宿
  • 覺得有趣
    感覺您讀過不少精神分析學派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