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1  

【逆光飛翔】(Touch of the Light)

導演:張榮吉

演員:張榕容黃裕翔李烈

上映日期:921

 

 

 再度等到一部令我落淚的電影,【逆光飛翔】。

 

 【逆光飛翔】的片名,我首先想到古希臘神話裡的伊卡魯斯(Icarus)。他裝載著發明家父親以蠟製的羽翼,逃出遭國王囚禁的高塔,他升空飛翔,一路逆著光飛向太陽,最終卻因飛得太高導致蠟翼融化,墜海身亡。最後,這則希臘神話的教訓是「人若驕傲自大,挑戰大自然力量,必將遭致難以預料的後果」。

 

 時至今日,若你google搜尋「伊卡魯斯」,神話依然流傳,但以其命名的社群、同盟、團體卻族繁不及備載。如此為神話訓誡的人物,彷彿是另類的英雄人物。他成了嚮往自由的浪漫英雄,他的悲劇鼓動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不禁好奇,一路升空而忘了蠟熔的高溫時,伊卡魯斯究竟看見什麼?

 

 【逆光飛翔】的英文片名譯為「Touch of the Light」。光能觸摸嗎?好比顏色能嗅聞嗎?聲音能彩繪嗎?恐怕不行。科學家會說一切經驗都是大腦皮質告訴你的,感官世界、四方宇宙,沒有實存、只有經驗,任何經驗都是可以複製再造的。倘若訴諸經驗,那「光」又算是什麼呢?

 

light3  

 

 【逆光飛翔】的主人物黃裕翔出生即是盲人。未曾見識花草樹木蟲魚鳥獸,也未曾見到光,世界只是黑暗一片。

 

 多數以身障者為主角的電影,節奏多少緩慢;或者需要多一層工夫理解,一如【聽說】。【逆光飛翔】是黃裕翔本人演出,主角本身就是盲人,它不是李滄東的【綠洲】或【汪洋中的一條船】,它因而不是戲劇性的。電影有特寫,但主角不會回應觀眾凝視。本片是觀眾凝視著主角,亦步亦趨地在黑暗中摸索。

 

 結果,現實生活就是「等」。就像蔡明亮【不散】,跛腳的戲院售票員暗戀放映師,觀眾在陳湘琪舉步維艱中放慢節奏,讓戲院投影布幕後方的星星光點留駐,讓一份上下兩層樓的情意在長廊中萌動,那蒸開紅暈的壽桃,有了遺憾的重量。

 

light4    

 

 【逆光飛翔】也是等。透過導演張榮吉的敘事策略和場面調度,觀眾等於與主角裕翔一起在場,與他練習走步、與他和旁人互動、與他一起隱忍沈默。

 

 然後黃裕翔在學校聽見張榕容飾演的女孩小潔。小潔喜歡跳舞,卻因為要負擔家計無法繼續升學,進修完成舞者的心願。裕翔和小潔的命運交會是有對話性的,裕翔因為身體殘疾,而放棄將天賦發光發熱的任何機會。小潔一如你我,現實生活壓力的殘酷,埋葬了我們心中的夢想,磨蝕了我們向夢想前進的力量。

 

light5  

 

 當然,【逆光飛翔】是勵志的。固然不像80年代兩部改編真人實事的經典名作【我的左腳】加上【我的璀燦生涯】(My Brilliant Career),那樣的通俗勵志。【逆光飛翔】的敘事策略甚至不是戲劇性的,它是半紀錄片般「在場」式的,先是冷靜引領觀眾去逼取那些生活中的無言以對的時刻,然後帶大家打開夢想neverland的大門。

 

 因此,如果上網搜尋【逆光飛翔】,一時間會搜尋到500字的內容簡介。其實故事沒有那麼複雜。【逆光飛翔】半部影片宛如是阿巴斯電影那樣描述黃裕翔的上大學生活。戲劇時間只是一兩個月,而不是緊湊如琴鍵炫舞的【雷之心靈傳奇】。

 

 對我來說,這部電影好像【第36個故事】或者【最遙遠的距離】(以及被指雷同的韓片【春逝】)。但不是說他們故事相似,或者水準相近,而是這些電影都是療癒電影。它們是「創傷後」記事,也就是說電影描述的不是最驚濤駭浪的創傷現場,但在主角的如常生活中,創傷如揮之不去的夢靨與幽靈。而且三部片都有療癒氣味強烈的溫暖光影與輕柔樂音。

 

light8  

 

 【逆光飛翔】是創傷後電影。然後創傷成為滋養,使主角人性面更為立體複雜,也因而成長。就像【第36個故事】朵兒如同可以被置換故事的容器,【逆光飛翔】也是,無論是如同裕翔般受限於身體缺陷,或者是如同小潔般受限於社經環境困蹇,無論是【我的左腳】還是【我的璀燦生涯】,我們都有夢想與完成夢想的權利。然後我們必要堅持權利得來不易,而走出黑暗幽谷。

 

 就像伊卡魯斯獨自逆光飛翔,他看見了什麼?他究竟感受了什麼而無畏死亡。這些神話沒有告訴我們。

 

light2

 

 「有些事你自己不去試,你就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多少。」這是電影【逆光飛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台詞。  

 

 

 大膽地說,【逆光飛翔】打動我的時刻,不是那些戲劇時刻,前半僅是交代,戲劇性的高潮多放在後半,並保持距離,客觀而節制。高潮固然奏效,但應歸功它前半場經營而出的在場感,它讓觀眾眼睛去相信所見,並靜靜地等待著這些失翼靈魂生活中,乍現光芒的時刻。光芒就在許芳宜出場那場獨舞戲綻現,透過舞蹈,它將身體和心靈本來就交揉苦痛與美妙的實存,做了一個客觀呈現,觀眾如同小潔凝視嘆為觀止的舞蹈,而在心靈牢牢種下夢想的根苗。

 

 

light6  

 

 以身障者為主角容易流俗,但【逆光飛翔】卻讓我投入的原因,首先是演員,尤其是李烈、張榕容和黃裕翔的生活化的「演出」,先天後天台上台下闁模糊了虛構真實的界限。張榕容一直是很放鬆的天生演員,很多場戲都可以看到她在「帶戲」引領表演節奏,但首居其功是李烈與黃裕翔的母子互動,開場不久李烈一句「你只要給他時間,他一定會適應這裡的」。這種稀鬆平常,卻最是困難的台詞,李烈的演出讓我「suspense of disbelief」的觀影心防徹底瓦解。

 

 然後是導演細膩溫柔的影像經營。【逆光飛翔】是部徐緩但流麗的電影,許多「等」與「磨」的講究都顯而易見,沒有刺眼的燈光、沒有炫目、而多是大地色系的使用;他去等待並捕捉人物如裕翔小潔動人的時刻,許多頂光和逆光的使用都很細膩,讓我不會去計較張榕容過份雅緻的睡房和裕翔老家宛如是枝裕和電影的鄉愁再現,或者像山下敦弘那樣只是要為百無聊賴的校園青春硬是留下一個印記。

 

light7  

 

 較以短片【天黑】,【逆光飛翔】只保留了去海灘的一場戲,且已應劇情片需要大量減少手持鏡頭。影片整體仍是冷靜而客觀節制的,中間的搞笑橋段也都幽默但並不鄙俗,突梯爆笑間仍不失儒雅。電影最大的戲劇高潮給了片中最後兩場音樂和舞蹈的表演。更上乘的一招就是不識光亮的人,天賦就不怕天黑。

 

 片末兩場表演,就像以音樂和舞蹈來呈現的蒙太奇,將先前90分鐘的電影,做了以音樂和舞蹈來呈現的精華回顧。張榕容那場獨舞構圖是傾斜的,有種出境/入境(鏡),充滿表現風格的敘事企圖,完全訴諸情感,而與先前半紀錄片式的敘事方式劃開,做法很鮮明而成功。【逆光飛翔】的配樂非常出色,也使用許多環境音樂來摹狀主角的情緒,音樂和人物動作及剪接的節奏對位都大器流暢,真的是部很好看的電影。

 

 【逆光飛翔】影片開場,是從隧道逆光駛出的列車。這是個漂亮的開場,在光明照耀以前,在欣喜沐浴於光亮以前,都有一段沈潛或需要低頭啃苦的蟄伏。在重新出發前,總要將變質的酸液倒空。這就是能捨喜捨的成長必經之路,在出境/入境之間,主角與觀眾一起等候。

 

 導演客觀節制也保留到結局,沒有驚天動地的揚名國際。其實【逆光飛翔】仍是以黃裕翔為主的電影,所有觀眾都是小潔,只是小潔是最靠近裕翔而被鼓舞朝夢想前進一步的人們。對我來說,【逆光飛翔】就像【第36個故事】。一旦出境,就有選擇,就有截然不同的前路。而且【逆光飛翔】更好看,畢竟令我感動落淚。而且音樂和舞蹈都是追求美,黃裕翔的音樂和張榕容的舞蹈,在張榮吉的影片裡都美,連巴哈也好美。

 

 透過影片而感受到的裕翔很美,裕翔也很幸福,因為在觀眾眼中,圍繞著裕翔的光影世界,在導演細膩溫柔且小心翼翼地呵護下,呈現出柔和而療癒的美,還有一種寧靜,電影不時告訴你,去聆聽自己身體的呼吸。閉上眼睛去聽,而不對黑暗恐懼。指向一份溫柔的應許,毋須物傷其類,而給予唱和,給予擁抱。

 

 伊卡魯斯神話的結尾,是目睹兒子墜亡的發明家父親戴德勒斯獨自飛回家鄉,將身上的蠟翼懸掛在奧林帕斯山的阿波羅神殿裡,從此不再想要飛翔。

 

 但是,即使失敗了又怎樣,就算沒有伊卡魯斯壯烈成仁,至少我明白,我不要做戴德勒斯那樣的人,我至少要自己去嘗試,看看自己能做到多少!為夢想而自大也是我的夢想!總歸來說,我非常推薦【逆光飛翔】,它值得等待,光影流麗,而且喜歡勵志小品的影迷,一定會喜歡。/完

Patrick, pm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arco.co
  • 先推再看 感謝格主推薦
    以及對國片的愛
  • 謝謝Mr. and Mrs. Marco

    Patrick, pm185 於 2012/09/26 16:14 回覆

  • 悄悄話
  • Olly Chang
  • 請問是否可轉個人臉書
    喜歡你用希臘神話帶出對整個電影的想法
    讓我在看過電影後又能有重新的省思
    謝謝你寫出這麼棒的影評
  • 轉臉書沒問題
    謝謝你留言以及鼓勵

    Patrick, pm185 於 2012/12/06 13:15 回覆

  • 歐美加
  • 刚看完不是那种太感动太激动的大片~而真的就你所说疗愈系电影无误(尤其你提到36&最遥远我也都是今年再看一次,比36好看我同意)太贴切了!
    本来酸酸的.....看完暖暖的:)
    台湾真的很会拍这种励志小品呢